军营回顾:吃完端午粽子拼上国防科技大

来源:中国风云网    日期: 2018-06-20 10:29    阅读次数:

摘要:端午节就要到了,人们也陆陆续续吃起了口味各异的粽子。 但你吃过军营里的五味粽子吗? 什么?你不知道这五味粽子是啥? 别着急,看完这篇文章你就懂了! 苦粽子 2013年端午节,...

端午节就要到了,人们也陆陆续续吃起了口味各异的粽子。

但你吃过军营里的五味“粽子”吗?

什么?你不知道这五味“粽子”是啥?

别着急,看完这篇文章你就懂了!

苦粽子

2013年端午节,那是我在部队服役后过的第一个端午节。经过新兵连三个月的集训,我初步完成了由地方大学生到合格一兵的转变,身上渐渐地少了一丝“书生气”,多了一份军人的坚韧与担当。

还记得,从新兵连下到连队后,进行武器装备专项技能培训没多久,我就跟随班里的老兵们下到坑道,执行任务去了。坑道位于很偏僻的大山深处,环境恶劣。我们这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月,天天在坑道里面忙碌。

随着端午节临近,在休息时我不禁想起了以前在家里吃的粽子。以前每年的端午节,爷爷总会粜上十来斤优质糯米,拌上黑芝麻和花生,再放上红枣,煮出一大锅香喷喷的粽子。这便是我记忆里最初的粽子的味道。但凡爷爷包好了粽子,我就不吃饭不吃菜,光吃粽子。

 

图源网络

2013年端午节那天,武器检测任务仍然很繁重。那时候,部队还不能用手机,我也没机会给家里打电话,问问家里的粽子有没有包好,爷爷的手艺是不是依然精湛……一天的任务结束之后,我满身疲惫,但却分明闻到了从炊事班里飘来的粽香。

原来,连队没有忘记我们这些节假日仍然奋战在阵地一线的战士们,早就让炊事班在外面买好粽子热了给我们吃。

这些粽子虽然不及爷爷包的那样好吃,但是在这种艰苦的条件下能吃上它已经很“奢侈”了。

那一年的粽子带着我初入军营时的不适与训练的疲惫,尝起来稍微有点“苦”。

咸粽子

当兵第二年,我走到了士兵考学的关口。是回地方继续读完大学,还是上军校进一步深造,完全取决于这次军考能否成功。

2014年春天,我先后通过了全旅和全基地组织的学员苗子选拔考试,并在完成当年的武器年度检测任务之后,进入旅教导队集中学习军考的文化课。

 

江继泉摄

6月初,军考临近,端午节也在我们全力复习之际悄然来临。当我们坐上了开往武汉分考场的列车之后,我拨通了哥哥的电话。哥哥在武汉上大学,他说:“知道你喜欢吃爷爷包的粽子,我已经回家取了一大袋了,你到武汉了告诉我一声,我把粽子热了给你送过去。”

那个时候的我,心情极度复杂。首先是因军考产生了巨大压力;其次是心里对未知前途的迷茫;再者,重新回到了武昌火车站,这个当初亲人和同学送我去当兵的地方,我不禁感慨万千。

 

考试仿佛一转眼就结束了,虽然我的发挥还算正常,但是种种复杂的思绪却让我轻松不起来。上了返程的火车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拆开包装袋,给每位战友分去一些粽子,然后自己就在车窗旁慢慢吃起来。

爷爷包的粽子,可能是盐放多了,吃起来有点咸。这也恰似我当时的心情——军考后,对未知的担忧凝成一股咸涩感,萦绕在心头。

辣粽子

 

2015年,那是我上军校的第一年。在国防科大,节假日举行体能建制比武是一个约定俗成的传统。那一年端午节之前,学员连骨干明确告诉我们,连队将在端午节举行武装5公里建制比武,以建制班为单位进行。

“排名靠前的班级除了连队给班里每个人奖励一双战术手套之外,我个人还要请这个班级吃粽子,管饱……”学员连的指导员这样激励大家。话音刚落,在起跑线上等待出发的各班级一阵激动:“为了粽子,拼啦!”

那个时候,我刚经历过连队的体能集训,对自己的比武成绩很有信心。但是“天公不作美”,端午节比武那天的太阳格外“毒辣”,环校水泥跑道上不断升腾起一层层明显的热浪,室外温度将近40摄氏度。

 

李渊 孙骏摄(资料图)

在这种天气下,站着都会出一身汗,更别说我们背着装具进行比武了,那过程太“熬”人了。

出发没多久,因被太阳“炙烤”着,我的脸上、脖子上汗如雨下,跑到快一半的时候,脚底板也开始有一种火辣辣的痛感。但是对于军人来说,比武场就是战场,“掉皮掉肉不掉队”是我们坚决奉行的信条。咬着牙,我坚持到了最后。

虽然因为有一个战友带病参加比武,我们班没得到第一,没能吃到指导员的粽子,但那天吃晚饭时,班长却请全班吃了学校食堂包的牛肉粽。

那时,刚比赛完的我们,身上、脚底板都像着了火一般,拿在手里的粽子也瞬间有了“火辣辣”的感觉。

酸粽子

军校第二年,为了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军事素质,我报名参加了学员旅的定向越野集训队,专门利用周末和节假日时间去野外进行集中培训。

端午节小长假的第一天,教员把我们带到一个森林公园里,就地展开定向越野训练。

那是我第一次接受定向越野培训,由于具有较好的体能基础,刚开始我还对自己信心满满,但是,一钻进山林里,我就感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前半个小时找的点位相对来说都比较靠近大路,找得还算顺利,但是后面的点位基本上都在不显眼的位置,找起来难度颇大。期间,我在经过一片草丛时,没有注意到下面的暗渠,直接摔了一跤,活像个泥人,狼狈不堪。

我的第一次培训,以不合格告终,心里难免有种挫败感。

当天,我们集训队员的盒饭里多了一个已经剥好的粽子。又饿又累的我们顾不上换下满是泥土草渍的脏衣服,坐在路边就开始吃起来。

那一年的端午节粽子,伴随着自己沮丧的心情,吃起来“酸酸的”。

甜粽子

2017年,我的生活出现了一些变化。

地方大学的一个辅导员杨老师是退伍军人出身,在得知我从大学参军入伍并且考上国防科大之后,他联系到我,并让我写一篇关于自己从军经历的短文发到他个人的公众号上,以此来鼓励系里的学生参军入伍,报效国家。后来,杨老师告诉我,文章的反响还不错,很多学弟学妹都惊讶于我入伍后所发生的变化。

 

我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完了,直到有一天,我接到宜昌市西陵区人武部易科长的电话。他告诉我,我被三峡大学树立为大学生参军入伍成才的典型,我将回到曾经的大学跟学弟学妹们分享自己曲折而又精彩的从军路。

 

回到熟悉的大学,我心情激动地说了很多,从当兵经历到考军校、军校生活、部队实习经历、我军发展现状……看着台下学弟学妹专注的目光,我尽可能详细地将自己的感受说给大家听,以期让更多人了解军队,走进军营。

在我做完报告和采访后,十几个学弟学妹围着我,向我仔细询问部队的生活、训练情况。我耐心地一一作答,并以自身的经历鼓励他们勇敢追求自己的梦想,勇敢地去军营里建功立业,报效国家。

 

后来,很多我以前上大学时候的老师也发自内心地感叹,部队生活带给我的巨大变化,并且肯定了我当初执意要去当兵的选择。

那天,女朋友还专门从成都坐高铁到宜昌来看我,她给我买了一盒点心:“来不及买粽子了,你就把这点心当做粽子吃了呗!”

在三峡大学体育馆里,给学弟学妹解答完疑惑的我,心中满是“成就感”,吃着女朋友买来的“粽子”,感觉简直是“甜味爆棚”。

 

军营百态生活,你或许能体会到百般滋味。但无论是苦、是咸、是辣、是酸、是甜,亦或是其他味道,这都是我们军旅生涯不可忘却的记忆,是我们成长的见证,值得我们铭记一生!

年少多热血,无悔着戎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