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军营趣闻录(2)——连炊事班门口那只狗都是公的!

来源:中国风云网    日期: 2018-07-19 11:16    阅读次数:

摘要:其实搞笑的事当时我刚来的时候我班长让我跟着鲍班长的队伍回去,但是**我当时根本就不认识鲍班长!因为新兵是不能单遛的,所以我就随便混在了一个新兵班队伍里,打算混回去再...


其实搞笑的事当时我刚来的时候我班长让我跟着鲍班长的队伍回去,但是**我当时根本就不认识鲍班长!因为新兵是不能单遛的,所以我就随便混在了一个新兵班队伍里,打算混回去再回自己排房。
结果那个新兵班长查人的时候发现了
“**,怎么多了一个?“
当时我正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啊!

过了几天,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就该正式训练了,班长开始挨个找我们谈心,到我的时候,他吩咐我坐在下铺床上,他找我谈话。
“这可能是你第一次也是你最后一次在新兵连坐床了,平常是不准坐的,要坐坐红色板凳上。”
“好了,我们随便聊聊,你为什么来当兵?”
“因为我不想让我的人生变得毫无趣味。”
“体验生活?”
“哦,不是不是,情况是这样的,我原来在钢铁厂工作,那儿的环境实在太恶劣,坚持了三年,可是家里还不让离厂,我不想让自己的青春荒废在那儿,所以我一定要来当兵。”我淡淡的答道。
“有没有考虑到部队会很让你有压力?”
我诡异的一笑,答道:“我以前的工作比部队要变态多了……”
很多年以后,当我回忆到这段往事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当时说的话太过武断了……
“你当兵有什么目的没有?”
“我要变强。”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勾画出了当时的心思。也许人生就是这样,也许是因为我的执着,我才不得不进入军营,中国军人,中国军魂。
入伍第八天了,发了疯似的想家。每天早上起床和下午午睡起床的时候都要难受一会,一遍遍的质问,为什么要来当兵,为什么!可是一想起我入伍走的时候吹过的**,就要努力,我们强打精神继续训练。晚上就要背条令条例,100分的卷子90分算及格,再困,晚上在昨晚体能之后一身臭汗的去背条令去了,你要说你考不及格那班长是有办法让你及格的,对,有的话是办法。各种罚抄惩罚一起上,好嘛,我背就是了。有这精神,部队的人人人都能上清华北大。
在新兵连,班长就是爷,班长说啥就是啥,就是要睡觉了,也是要班长开金口了才能睡,而且每次做完三个三百(三百俯卧撑,三百仰卧起坐,三百深蹲)之后就是又累又饿,这会班长躺床上喊:“哎,甜甜,过来过来。”
“班长,有什么吩咐?”
“帮我把这面泡了。”
……………………
真心无语,真是又累又饿啊!看着自己手里帮班长泡的UFO牌子的拌面,真是流口水啊,**小爷以前从来只有别人帮我泡面,这倒好,变成伺候别人了,靠!
偶尔连长会找我们聊聊天,问问你们班长有没有欺负你们啊?有没有打骂体罚新兵啊?
我勒个去!就是有谁敢说啊!不想混了!
训练有一段时间之后,就要实行末位淘汰制了,说白了,就是体检,不合格的退兵处理。其实谁都不想被退回去,好不容易来当兵了,这会再回去还有什么脸面见乡亲父老?
鲍哥和老唐带着我们排进行体检,我们班长有事走了,在排队时我瞄了一眼老唐正在玩的手机游戏(部队是不准用智能机的,但是班长们都是偷着用),哟!神庙逃亡!这可是2013年最流行的游戏啊!**快一个月没碰手机了,差点忘了手机长什么样,唉!到我们验尿了,大家尿完都拿在手里,鲍哥趁机大声道:“同志们!来来来,“举杯痛饮”啊!”
……真心无语
 
 
男人看女人是天性,在我看来,在这个封闭训练的空间里,连炊事班门口那只狗都是公的,看见个女兵真是和见了稀奇物事一样。即使是在以后的老兵连,我们出去跑步的时候总能撞见一个连的女兵也在跑步,一群男淫就跟在女兵后面跑,时不时引起哄笑,男人看女人真的是天性,在我眼里,男兵就是男人,女兵就是女人,不要和我说男孩女孩,都TMD是成年人了还这么矫情干啥?
即使在新兵连那个宽松的环境下,还是出现了逃兵。
事情是这样滴,这哥们在家里没吃过苦,以为部队就是天堂,结果进了部队就觉得傻B了,结果连长多次找他谈心,这哥们不屈不挠,小爷我就要回家!
结果拿他没办法,就打电话把他爹叫来做思想工作,我们新兵连是没有阳台的,所有的窗户都是装的防盗窗,但是唯一没装防盗窗的就是连长房间,当时他就在连长房间和他爹谈心,结果好像是两句话说不上,就从三楼跳下去了,楼下岗哨火速通知大队长连长排长,赶快叫来军医,军医看了看,说没外伤估计是内伤,结果掐了半天人中都没醒,大队长一看完了,这样还就不回来出大事了,赶快叫车送军医院,一边还大骂那二货**。
晚上开营务会连务会班务会各种批啊,甜甜都听得一身汗。
后来这哥们貌似两腿整了个一二等残废,给退回去了。
这个事情过后营领导开会一再强调做好新兵的思想工作,不允许有任何波动。
但是这并不代表班长们能对我们仁慈到哪里去。
接下来我们就是学习打背包,发了背包绳的班长一脸“奸笑”的走过来,似乎又有什么阴谋……
“嘿嘿,有了这玩意我就可以无条件的整你们了,知道这是啥吗?背包绳!紧急集合用的!一会我来教你们打背包,等学会了让你们好好玩个够!”
汪班长的话让我们一身冷汗,我勒个去,看来你是想往死里整我们啊!闹着玩你下死手呢!
果然,背包学会没多久,全营拉紧急集合。
哨声一响那叫一个乱啊!抢着,几乎是把自己的被子直接往地上砸了下去,迅速摊开,开始打起背包,一时间全排闹闹哄哄,有手忙脚乱拿衣服的,有鞋子穿错的……
打背包,不仅仅是把被子打好,还要有鞋子,脸盆,牙缸,工兵锹等生活用品,这也是为了行军方便而考虑的最基本的物资。
而正在我们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敬爱的汪班长不急不火的点了支烟,慢悠悠的说道:“瞧你们这怂样,知道什么叫淡定么?淡定就是我还能有抽支烟的功夫然后在打背包而还来得及!”
楼主因为手脚比较笨,打的背包也比较挫,所以就有了质量问题。
就在我们在准备物资的时候,汪班长的烟也抽完了,只见他一个麻利的摊开自己的被子,把自己的背包绳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不过三十秒的功夫,把被子绕了几个弯,背包居然漂亮的打好了!
这就是老兵,不慌不忙,冷淡且从容不迫。
等到我们全营集合,已经是六分钟后的事了,值班员开始报告
“营长同志,新兵营全员紧急集合完毕,实到426人,请指示!”
“稍息。”
“是!”
等到我们稍息完毕,营长开始发话
“同志们!接到上级命令,发现我部后山混入敌特分子,妄图侵占我部武器弹药中心,上级要求我们消灭敌特,维护秩序,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有!有!”大家整齐的呐喊。
连值班员带着我们围着后山跑了一圈,这一跑可不得了,跑着跑着清脆的丁玲哐啷各种水壶被子掉了的,还有鞋给跑没的……当然了,前面也提到过,楼主的背包因为追求速度,所以本来就有问题,跑到一半居然散了!散了!什么情况!**楼主是抱着被子回来的有木有!
有个别二货还真的以为我们部队真的混进来了敌特分子,兴奋的和头驴似的,拜托,你也不用脑子想想,我们有没带枪,真的让一帮新兵用人堆的把敌特堆死?
等到气喘吁吁的跑回来时,已经是半小时后的事了,大家都累的和狗似的,接下来就是检查武器装具了。不少人的被子鞋子工兵锹掉了被大队的人捡回来回去被班长一顿臭骂就不说了,最悲催的是楼主的被子散了之后抱手里那种尴尬哇!而且还没营长看见了!
“小伙子你这被子怎么散成这样?”
我委婉的笑笑。好嘛,这一笑不打紧,回去之后班长差点杀了我!
“TMD,你个驴!大队长问你背包怎么散了你还笑得出来?我要是你我恨不得钻地地下去了!”
之后各种训啊!把楼主差点给骂死!
但是楼主也是个桀骜不驯有气节的人,凡但是睡觉前都要吧被子摔在排房地上打两遍背包才睡,小爷我也很有骨气的好吧!老子就不信,我整不好它!
很多年以后,当我的新兵连同年兵提及这一块时,总是会说,甜甜当年当背包被班长叼的差点自杀,后来被罚每天睡觉前打两遍背包,哈哈哈!
我罚你妹啊!小爷我是自行打背包的你是眼瞎么?

其实我在新兵连的时候每次感觉不爽的时候总会有个人来支持我,找我谈心,那就是我们九班的副班长,小代。
小代是安徽人,人年轻做事情显得特别成熟,这点和楼主不同,楼主生生就是一活宝。
有的时候他总是安慰我说:“新兵连忍一忍就会过去的,你是男人,你更是个军人,不要给自己丢人。”
 
 
 
小代真的对我很好,新兵连跑五公里的时候,跑不动时,他总是宁愿自己成绩落后也要拉着我跑,后期下了连之后还经常和我一起跑步。
大家不要以为下了连之后很爽,楼主下连初期都是和我们班的王清海一起跑的,我真怀疑这小子是开挂的,跑步和飞似的,我俩就是个“活宝二人组”!不过那也是后话了,以后会慢慢向大家介绍这一块的,因为要说的太多了。
又经过一段时间,新兵三连单独举行了一个体能比赛,具体是单双杠,三公里,俯卧撑仰卧起坐什么的。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楼主“天赋异禀”天生腰部力量惊人,仰卧起坐那也是刷刷的,但是还是没报名,想想就算了吧,因为拿不到名次很丢人的。我们很多战友都拿到名次了,保障的也到位,赛前来罐红牛,绝对爽到爆!后来才知道单双杠和俯卧撑仰卧起坐都是不限时的做,冠军才做了126个,其实当时我挺后悔的,但是日后没想到的是我会得到全旅的仰卧起坐的冠军并拿到一块金牌!不过这也和老炮班长严格的训练分不开关系,我就不**了,日后慢慢说。
后来全连集合分发奖品,大多都是些笔记本和文具用品,其实我当时真的很羡慕,这也是荣誉啊!
重复的训练,高强度的体能,使我们逐渐的成长起来,终于要授军衔了,**大家一听到这消息高兴的和什么似的,可是这时班长板着个脸过来了:“授衔之前请先学会唱《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纳尼?what?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这首军歌光词儿就得背半天啊!这是存心整我们啊!
很多年以后,往往回想起这一幕,和那首《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总觉得非常怀念,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忘记。
好吧,在晚上做完体能之后,一边背着条令条例,一遍背着歌词,要完整的全部会唱,一个字儿不落,我去!我们几乎是熬夜通宵的背着这该死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终于会唱了,我们班长几乎和我们玩绝的的了,午睡之前守在门口,一个个唱给我听,通过了进去睡觉,通不过你这一中午甭想睡了!楼主幸好记忆力也比较超前,一字不落的背完进去睡大头觉了,有些新兵就惨了,唱到一半就忘词了,牺牲了一中午的睡眠时间。躺在床上的我在那想,班长不累么?要听七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是够辛苦的!
过了几天,授衔仪式开始,那天早上我们一个个稀奇的穿上了没带领花军衔的夏常服,穿上了义务兵专属的大头皮鞋,一个个兴奋的和什么似的。
也是啊,新兵连都是穿迷彩服,第一次穿常服那叫一个开心,那就一个个真以为自己是警察了。
授衔仪式开始,首先奏军歌,然后开始宣誓:我宣誓,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苦练杀敌本领,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誓死保卫祖国!誓死保卫组国!
在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首长宣读授衔命令,全营383名新同志,当然了,这三百多人他是要一个名字一个名字读过去的,全营383名新同志,授予你们列兵军衔!
从今天起,我也是党国编制的军人了,我肩膀上的,不是军衔,而是责任!列兵,多么新的军衔,我们当了一年多的列兵。
班长出列,给我们一个个把军衔上好,到我的时候,我给班长敬礼,他给我回了礼,说了句好好干!之后给我戴上了我的列兵军衔。是的,列兵,多么新的一个称谓,是最基层的士兵。
最后还要唱一遍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也是挺耗费力气的,那天,是2013年11月13日。
回来之后新兵们一个个都**坏了,带着个军衔,某军区的臂章,感觉和上天一样,原来就觉得这东西只有班长才有,现在自己也有了,感觉就和当班长了一样!
但是该咋干活咋干活,看你不爽班长就要削你!
渐渐地,天气转凉了,要进入实弹射击序列了,那大家是相当激动啊!当兵为什么?就为打枪!其实真的摸到枪之后才知道这玩意不是那么好使滴!
 
 
在操枪的时候就是这样,换弹夹不准用眼睛看,光看你手感,万一你弹夹敢掉地上班长那上去就是一脚,那是一点都不含糊的!因为枪都是借来的,武器装备是要爱护!更别说单手换弹夹这么**的动作了。即使是这样,我们坐在卡车上,一出旅大门就欢呼了,两个多月不知道外面长什么样了,还有人**的欢呼:“哎呀,终于离开这鬼地方了!”
坐在一旁的鲍哥笑了,暗骂一句:“你们TMD!”
终于到靶场了,前面已经有人在打靶了,那声音震耳欲聋的,让人听了很兴奋。连里是一再三令五申不准私藏子弹,但是你看看这形势,子弹有人帮你压好,打靶时都有士官监督你倒是有本事私藏呀?看着手里的弹夹,子弹绿油油的,金黄色的弹头,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终于一会就要打上枪了!
卧倒之后,不知过了多久,随着一身巨响,有人放了第一枪,我也三点一线的瞄准,扣了扳机,但是给我的感觉是……神马?说神马?我耳鸣了听不到?靠!我耳朵不会聋了吧!
第一次打枪,就是这样,耳朵响了一下午,啥都听不见。
后来我才知道,这种都是固定靶,以后再侦察兵的共同科目训练当中还有诸多的科目等着你去开发,新兵连这些真的是在玩的!
渐渐地,临近12月,军区上头来首长貌似要考核我们新兵营了,这可苦了我们!队列训练与战术训练真是到爆!那被子都是班长给你叠完了之后放在床上不准动,直到首长考核我们结束我们都一直睡地板!有木有啊!12月份的天睡地板,试过没?劲爆吧!
考核当天早上,我们排抽到了三千米,单杠和仰卧起坐,老唐兴奋的讲到:“咋个老是抽我们强项捏!哈哈!”我们不怕抽到体能项目,有够很惨的是抽到条令条例考试的,一连的就不幸的抽到考试,然后惨败之后回来被叼了好久。
我们在做准备活动的时候卫生队有几个女兵看着我们,用她那银铃般的声音喊了句:“好好干啊!”
这倒是引起大家一阵哄笑,喂!叫你好好“干!”啊哈哈哈
男淫心理是天生的,不分新兵老兵。
我们的考核很快结束了,因为体能是我们的强项,这些都不是什么,尽管楼主体能挺一般的,但是新兵连体能标准已经很低很低了。
这时候,再过个十来天就该下连了,班长们要该带着新兵学站岗,一个班长带两个新兵,我记得那天是12月5号晚上,我和另外一个新兵跟班长站了一岗,我们讲了很多很多。
首先是班长接岗的时候看见下面没人,装备什么都丢在那,因为上一岗是鲍哥站的,汪班长也没多想,就教育我们说:“在老连队,也许有这个坏毛病,但是你们千万不要没等接岗的人接岗你就下岗,鲍班长这样就不对,这样很容易被纠察纠。”
所谓纠察就是专门纠正军人行为举止的军人,通报之后很麻烦,俗称“狗”
漫漫长夜,穿着荒漠迷彩服,从一点一滴,班长都和我们讲着,有的时候班长讲了,招待所是不收新兵的,所以我一个都没办法带你们回去,我就好像做了一场梦一样。
是的,我们和新兵连班长在一起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可能没过多长时间就要分道扬镳了,到时候谁知道到哪呢?
班长还和我们讲了,在军区,有最老的兵,那就是一级军士长,俗称七期士官,那我们旅长见了都要敬礼喊一声老班长好。
“那是个什么意思呢?”
“这么说吧,假设我升到七期士官,你当了旅长,是不是要叫我一声班长?”
我一拍脑门,哎,是这个理儿!
“当然除非你是白眼狼,那你就装不认识我。”
“班长你想哪去了,怎么可能,咱甜甜可是个重情重义的人呐!”
班长收起笑容,冷冷的说:“以后你们下了连别人要问你们新兵连班长是谁你们就说我新兵连班长死了!”
 
 
这倒是让我出一头冷汗,哪有自己诅咒自己的?
后来我才发现,很多带新兵的班长都对自己班里的新兵这么说过。
至少我的老班长老炮,我相信他带新兵的时候绝对没这么讲过,我相信。
接下来就是新兵连的终极科目,将近两百公里的行军,靠脚走,两百公里是什么概念呢,你开车也得几个小时呢!
行军前去服务社采购食品,路上吃啊,不然你觉得你顶的住?除了高热量的食物,还有一样让我们很羞射的玩意,卫生巾。
你觉得这东西没用是么,错了,这玩意可以当鞋垫使,而且吸汗,所以谁要不买这玩意就是二傻。
你能想象那场面么,一群人拿着个夜用型厚着脸皮去去女老板那结账的场景么,不过那女老板也是司空见惯,看来也是见过世面滴。
出发前上个教育,路上看到人小姑娘不准吹口哨,不准调戏人家,有损军人形象,还有,路上吃东西的时候不能乱扔,注意不要掉队,团结互助,发扬红军精神之类一大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