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军营趣闻录(3)——汪班长就又开始吹牛逼了

来源:中国风云网    日期: 2018-07-19 11:15    阅读次数:

摘要:一个班住12个人,我和九班的两个小伙伴被分到鲍班长那个班里住一块,就在那几天,白天你哪怕被子叠的再怎么一坨屎都没人管你,因为,太累了! 由于是住在外面,难免有好多外面...


一个班住12个人,我和九班的两个小伙伴被分到鲍班长那个班里住一块,就在那几天,白天你哪怕被子叠的再怎么一坨屎都没人管你,因为,太累了!
由于是住在外面,难免有好多外面的老百姓,我们住在三楼,而二楼,仍然住的是女孩子
鲍班长还不忘吩咐一下:“你们TMD洗澡前给我穿好看一点,别TM到时候穿着个八一大裤衩出去乱窜,被人女孩看见到时候就囧了。”
听完这句话大家都哈哈大笑。

晚饭后我扶着阳台的栏杆,看着外面世界的夜景,陷入了沉思。
小代走到了我身边,问道:“想什么呢?”
“没什么,想到以前的生活了,当兵之前,我住的公寓楼前也有这么一条夜景街,我经常出去。”
小代委婉的笑笑。
“如果不当兵,你还在干嘛?”
“我要不当兵,可能还在那个破钢铁厂,正是因为我不想浪费自己的青春,也想趁着自己青春年少来保家卫国,额,可能说大了,但是我不想像以前那么一无是处。”
“你以前的生活,很苦吗?”
“是变态。”
不是吹**的。
“看看我们,虽然现在受着点苦,可是我们终究也是知道什么是军人了,总比外面那些整天泡妞的娘炮要强。”
微风轻轻的吹到我们的脸上,比起刚入营的时候,我们已经变了太多,磨平了棱角,眼神也坚定了无数倍。但这点苦难真的不算什么。
看着宿舍里的战友,一个个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我的眼神变得清澈了起来。
“走吧,回去休息吧,不然明天非垮了不可。”
实话说这个城市真的很穷,他们的乡下都貌似是土抷房,市中心都比不上我们郊区程度,但是空气是相当好,这点毋庸置疑。
原本大队里晚上是安排了活动的,拉歌还是看晚会神马的,可是一看全营都半死不活的就想想算了吧,让你们歇歇吧。晚上洗漱完早早的就上床睡觉了,一个个睡得都和死猪似的。只要躺在床上,你就感觉不到脚底有丝毫疼痛,但是只要一下地,就和要死了似的。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值得一提的事,二连的南班长,也就是我们未来老连队二班班长此时正在拿着手机放“张震讲鬼故事”,把一个叫做张晓阳的新兵吓得抱头鼠窜,连一个人睡都不敢了,最后还是和同年兵合铺睡的。
就是不知道王清海这屎货有没有被吓到?
言归正传,第二天的拉练又开始了,早上洗漱完之后开始准备工作,拿出新买的“夜用型”拆开当鞋垫垫上,准备出发。不过不同昨天的是,之后几天只需要背着水壶挎包走就行了,所以绝大多数新兵都把自己带的零食转移到挎包里,买零食不在乎贵贱,而是要经吃。
由于减负了太多,走起路来也真是轻松多了,一路走一路说,从第二天开始就有很多新兵已经开始上收容车了,而我们依然对他们竖起中指!
班长们是不会上收容车的,即使有坚持不住的,也绝对不会上去,这么多新兵看着呢,你好意思么?
有同年兵笑道:“甜甜你打算第几天上车?”
啧啧啧,你太小看甜甜了,楼主虽然跑步不行,但是有着比常人坚强无数倍的毅力,所以到了也是自己用双腿走路回来的。
第二天晚上,我们正在吹着**,我们汪班长兴奋的跑过来,大喊着,来来来,都站好。
 
 
这又是唱哪出戏捏?
“知道我刚刚看了一个什么视频吗?打新兵事件!(2013年震惊全国的内蒙古打新兵事件)他都是怎么打的呢?都是甩耳光都是排头至排尾流水作业,啪啪啪!”
说着一脸奸笑的给我们做示范(当然不是真打)
“打着呢,后来就出现了一个光着膀子的班长好像很猛的样子,拿着个棍子,一棍子下去,棍子就断了!不说了,给你们看看,来来来都过来!”
我滴妈呀!十个老兵打五个新兵,下手真你妈狠!此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半年之后,我也会被虐成视频中这样。
“所以我觉得拍这视频的人也是傻逼。”
汪班长继续和我们吹牛逼
“有一年,我们旅也带新兵,那新兵是个关系兵,就是不想训练,有一回负重五公里训练班长都帮他把枪水壶挎包都背上了,他就是不跑,后来班长忍不住踹了他一脚,貌似是那新兵原来腿有问题还是咋的,结果就瘸了,那班长为此就滚蛋回家了!此后一届新兵都是两人住一个宿舍,带空调的,和宾馆似的,班长们也不敢管,后期下了连这批新兵被整的要死!”
好吧,看来新兵连缺乏管教下了连还是要被弄的。
第三天,仍然进行拉练,在通过山路时,忽然听见两长一短的哨声,才反应过来,不好!是空袭!那就找地方躲呗,各种隐蔽,躲树林里的,躲石头后面的,还有更强的直接躺地上装死……
一番折腾后,继续上路,没过多久又来通过染毒地带,不知道哪个混蛋往地上扔了几个催泪弹,弄得老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拉练就是这么传奇。
晚上,营里组织看电影,大家都跑到下面凉棚里看电影,放的神马玩意我已经记不清了,就记得是个抗日神剧,看着看着就没知觉了,一场电影放完全体新兵全倒在地上睡着了。回到宿舍后,我们正准备洗漱睡觉,内线来报,首长驾到。
我们都麻利的起来收拾床铺,鲍班长淡定的躺在床上玩手机,说道:“我不屌他!”
没一会汪班长也跑过来也在那讲也不屌他,这是门开了,营长和一个中校首长也出现在了门口。
“起立!首长好!鼓掌!”
噼里啪啦掌声
“同志们辛苦了!”
“忠于祖国!忠于人民!”
之后汪班长就又开始吹牛逼了。
“刚刚和我在一起住的小徐(新训12班班长)也说不屌他,结果这货怎么的呢,我说你不屌他你穿衣服干嘛,他说,衣服还是要整的嘛!不一会又开始整被子,我又问他你整被子干啥,他说那还是要整整被子的!”
这就把我们笑得够呛。
“你们知道首长来他怎么表演的吗?咳咳,是这样的,起立!首长……”
哐的一声汪班长的头就撞到了床的床架上,于是在那没形象的抱着头猪打滚在床上滚了好长时间,当时我们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班长绝壁是来搞笑的!
五天的拉练,终于告一段落,大家真的是累的够呛,等再回到营区时,已经是晚上了,之后的几天都在修整,那时候,哪怕就是五公里再牛逼的人,都是一副怂样。
修整过后,就要意味着下老连队了,在新兵连,是一个班长搞一群新兵,在老兵连,是一群老兵搞一个新兵,绝对不好受!
晚上班长讲评完之后,就把我们都叫到走廊,打算开个小会。
“最近几天也是你们新兵连的最后几天了,现在在我的争取下,我们班里有了一个荣誉指标,这是新兵连的最高荣誉——营嘉奖,你们觉得我应该给谁好呢?
班长听取了每个人的意见,有人说给小代,有人说给金福……
我觉得应该给小代,因为他做事成熟,有集体荣誉感,最重要的是,他帮助战友的心从来没断过。
“好了,你们都说完了,我来说两句。”班长说道。
“其实这次这个荣誉我觉得我应该给甜甜。”
“啊?”我大吃一惊,为什么?
“你们一定很惊讶,为什么甜甜的体能一般我却把嘉奖给他,因为我觉得他有着非常强的耐心,虽然先天性的身体缺陷可能导致了他的体能比你们弱,但是他的那种精神应该值得你们学习。”
我真的没想到,班长会把营嘉奖给我,真的没想到……

12月22日那天,连队进行最后一次点名,我们都竭尽全力的答到,兴许,这是新兵连的最后一天了。晚点名过后,班长把我们之前大量采购的零食全部拿了出来,一起在器材室喝到半夜。我的新兵连班长,我还是要感谢你,给了我一个完美的军旅开头。
就在我们刚睡下没多久,鲍班长在排房里大喊:“起床了,起床了!”
“咋了,今天天怎么亮的这么早?”
“刚刚接到情报,二连被营长拉去紧急集合了!估计快轮到我们了,快打背包!”
啊?一听这消息,全排立刻骚动起来,还没等背包打完,鲍班长从外面走进来了。
“睡觉睡觉,二连那帮鸟人因为喝酒喝多了吐在营长门口所以被练了。”
吓死小爷了!最后一晚上我都不安稳!
23号早上,我们全部收拾好东西,随着一身哨声
“新兵营,楼下集合!”
很多年以后,我总会想起这一幕,而当时的场景,我总会历历在目,我的新兵连,结束了。
我向着新兵营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新兵营,我梦开始的地方,人的一生中有很多次告别,每一次告别都伴随着阵痛,这种阵痛,叫做成长。但是千算万算,我还是分到了最不该分到的雄鹰侦察连。
 
 
曾经在我去服务社买东西的时候,有个着春秋常服的列兵(老兵连的,军龄比我高一年)和我说过,要去就去后保营,去哪都不能去雄鹰侦察连,会弄死你的!
有的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纠结,来接我们的干部又是牛班长,还有我们的副教导员,这不仅让我心里打了打颤。背上背着背包,左右手各一个包,差点没累吐血。
我们走进营门口大道的那一刻,只见一群老兵敲锣打鼓,一个个不怀好意的笑着,我心想完了,这下死球了。嗯,对,不会死,会被整死。
八个新兵,整整齐齐的坐得笔直,在会议室等待着命令,很快,指导员来了,一个瘦瘦的一毛三的干部,和我们讲了基本的纪律,开始随机分班。
冤大头就是冤大头,命运就是如此纠结,一对活宝就被分到了尖子班,三班。
介绍一下几个新兵,一班是个河南小伙,阿元,人很朴实
二班就是前面被提到的吓得抱头鼠串的新兵,张晓阳。
三班是我和王清海这对活宝
四班是小秦
五班是路拐子和小张
六班是大侠(这是绰号)
我们去了三班,结果大门紧闭,接待我们是我的学员排长,贺排。
贺排,毕业于陆军指挥学院,今年刚毕业,刚刚转正。三班的班长,班副等骨干精英人物都去参加年度军区对抗演习去了,所以我们班只剩下了排长和两个上等兵。
一个是陕西人,我们就叫他大驰哥吧,另一个是湖南人,叫李星。
好吧,我们言归正传,其实第一天晚上李星班长就看着我们跑五公里做俯卧撑什么的,我们趴在那的时候,他是这么说的
“你们看我们现在是不是很爽?”
我点点头。
”你们也要到明年这个时候,你们也会和我一样,因为我们是你们下连之后连里才不把我们称之为新兵,而现在你们来了,我们才稍微好点。”
很多年以后,李星班长总会和我讲:“和你讲了那么多话你都当耳旁风,你就这句记得牢!”
是的,我们还是新兵,应该被整。
第二天白天照常进行侦察兵的日常训练,而连长总会给我们新兵加量,搞体能的时候我们跟着大部队跑了两圈(两公里左右)结果连长一张嘴,新兵再多跑两圈嘛!
好吧,我还真以为是两圈,结果整整多跑了个五公里!我滴孩!
说说我们班另一个活宝,王清海。
很多年以后,我总会调侃这二货:“人家都说山东大汉长得壮,可你怎么瘦的跟排骨似的?”
“那你江苏人咋长得和猪似的?”
“你扯淡,小爷我130多斤你居然说我胖?”
如果你认为一下连我俩的关系就是一对活宝你就错了,因为有一阵子我俩就和敌人似的,天天盯着对方,人家都说一个班的新兵感情好可是你俩怎么相反捏?故事的情感转变楼主会慢慢解释的。
其实你别看他瘦,吃的真的一点不比我少,往往是我盛一大碗饭,而他碗里的饭绝对不比我少,可是就一个不一样。
他吃不胖,不像楼主我,吃多了长肉,在一个,前面介绍过了,他的天赋技能就是跑步,而楼主的弱项恰恰就是跑步!
刚下连几天都是住在四班,等到午休的时候大驰哥和李星班长会到三班去看电影,顺带一提,一个班是两台电脑,一台是专供娱乐,另一台是旅网新闻和论坛。所以说,一般来说,一个班里只有一台电脑可以娱乐。你问上网?那是不可能的,那是军网电脑,不过有个好处,外面需要付费的电影基本上在部队里都是免费,比如《战狼》之类的。
第一天中午,八个新兵蛋蛋拿着条令条例坐在走廊里,冬季,太阳光很温暖,本着新兵要低调的想法,于是大家都坐在走廊里小声的背着条令条例。第一个午休,就是在马扎上晒着太阳过的,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然而李星班长也不断的和我讲我们的班长,说他们下连的时候怎么怎么样,我们的班长是如何如何严厉,你们以后不小心点就死定了之类的,还说班长马上要回来了。
班长,我的侦察连班长,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性格温和,还是狂暴?管他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弄不死我就行了。是吗?希望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心境。
貌似验证了李星班长的预言,班长班副他们真的回来了。
那天一清早,排长就带着我和王清海去隔壁营借大鼓,还有铜锣这类的东西,听说他们成功完成了演习并且把红军指挥官给斩首了呢。
好吧,我们站在营门口的大道上,拿着鼓,站得笔直,有节奏的打着鼓,就这镜头我们还上了旅网新闻了呢。很多年以后,我仍然会回忆起这个场景并且那张照片,我记得很清楚,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随着鞭炮声和锣鼓声,一辆军用卡车开来,从车上嗖嗖嗖跳下几个穿荒漠迷彩服的班长,新兵们赶紧帮着拿行李,是的,三班的人正式回来了。
身形强壮,胳膊上凸显出健壮的肌肉,让人在三米开外就感觉到强大的气场,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他就是我当兵路上的引路人——老炮。
 
 
老炮是江西人,因为同样是炮兵出身,做事风格又和影视节目中的郑三炮有七八分想象,所以我称他为老炮。
另外几位班长我们也看清楚了,班副的身形很瘦,但是体能特别好,曾经在全旅四百米障碍获得第四名,我的班副,吴班长。后期我才知道我的班副讲冷笑话的技术那也是一流的。
徐班长,山东大汉,身材中等,拥有着战术体能攻守兼备的能力,我私底下称他为将军徐班长,后期因为认他做“大哥”所以老是有事没事招惹招惹徐班长。
好嘛,骨干们都回来了就是我和王清海的死期了,哦不对,是我的死期,我咋忘了王清海这二货跑步是开挂的呢?
因为最近要进行歌咏比赛,所以晚上保不齐的全营开练,老教导员站在我们雄鹰连的那块石头上不停的指挥着,由于新兵蛋蛋们更本不会唱这首《神圣使命》。于是我们被叫到一般由南班长和一个第四年士官焕哥来教我们唱这首神圣使命。
一遍又一遍,楼下在唱歌,我们在一班也在唱歌,南班长也一遍遍放给我们听,一边还在打着拳皇97。
很多年以后,当我用手机放着《神圣使命》时,总能想起当年那场景,那青涩的青春,新新的列兵军衔,一帮子新兵,永远都不会忘记。
第二天,大驰哥带着我们进行小值日打饭,去学。也许你会认为小值日打饭还用学么?打好不就完了?错了,这里头有相当大的讲究。
首先进了饭堂第一件事就是抢碗,为什么要抢呢?因为不够,全连五十多号人才三十来个碗,这是必须考虑的。我和王清海对视了一眼,表示不懂。
“笨,因为碗不够,班长们的汤是必须要的!”
“为什么不买?”
“你觉得问我我能知道吗?”
考虑班里九个人,四个士官一个排长,至少要五个碗以上,班长们喝不到汤你是要挨叼的,懂么?
如果你速度够快,能抢到七八个,那么你偶尔也可以喝上汤,但是就要看你的速度和技术了,所以保底的五个碗,上等兵们就算没汤喝也不会说你什么的,因为他们也是刚刚从列兵的命运中脱离开来。
如果一个同年兵在饭堂能在你没碗的情况下能分你两个碗那绝对是好哥们!
顺带一提,我和王清海上半年基本上没尝过那汤是什么滋味。
抢完碗后就要抢着拿勺子打菜,当然,那也只是早饭的事,讲究的就是一个速度快,在勺子有限的情况下能眼疾手快的快速打完菜然然等待开饭那就是完成任务,完不成的,就是被叼,被叼,被叼!我和王清海也是被叼了N多次才掌握出一套自己的规律!
晚上,班长找我们进行谈心,问问我们的理想,转不转士官之类的。
顺带一提,当年指导员问谁要转士官就举手的时候八个新兵举手一个比一个快,我心里就想了:**了,你们能都转士官?你们都愿意?cao.
事实上说明,当年只有我一个人说谎了。
点完名后,老炮把我们带到操场上,来个五公里热热身。
草!白天不是才跑过吗?还来?还热身?
我不由得看了看老炮。在我的印象中,我在当新兵的时候,老炮没有在我面前露出过笑容,更没有和我们开过一次玩笑,当年,我们只能看到冰冷而无表情的脸。
其实老炮并不是没有感情,相反,他的感情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深,只是隐藏的很深。
一个五公里跑完,王清海先抵达终点,气喘吁吁的看着我跑回来。
“妈的**!”
即使在新兵时期,这样的谩骂也是很伤自尊的,但是班长要的不是你的自尊,而是学会怎么当一个新兵。在九个月后我才真正的意识到了老炮的用心良苦。
晚上四个义务兵在班里由班长测试体能,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做完之后,即使是大冬天,那体能训练服也是全部打湿了。
因为楼主天生的天赋技能就是仰卧起坐,所以老炮也渐渐的发现了这一点。
(以下是写给我班长的话:班长!我当年不懂事你别生气啊!甜甜文采也不好把你写的稍微有点那个……嘿嘿嘿,别生我气,你永远是我的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