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军营趣闻录(10)——“我等你回来”她淡淡的讲道!

来源:中国风云网    日期: 2018-07-19 11:05    阅读次数:

摘要:回到连里之后,我们照常训练,是啊,我离开了三班,不代表就没有情义了,不管我在哪,贺排都是我的排长,老炮是我的班长,在我眼里,他永远是第八年,吴班长永远都是我班副,...


回到连里之后,我们照常训练,是啊,我离开了三班,不代表就没有情义了,不管我在哪,贺排都是我的排长,老炮是我的班长,在我眼里,他永远是第八年,吴班长永远都是我班副,永远的第七年。在我退伍的时候,吴班长讲道:“甜甜,你不用叫我班长了,我已经不是你班副了。”
“你永远都是我的班副,我想,一切和以前一样。”我经常讲,我永远都是三班的列兵,而王清海也是。即使王清海现在已经下士了,但是我还是想回到当年,2014年,记忆永远不会忘记。
同志们,这一章貌似没什么牛好吹的,下一章,讲述楼主休假的过程,那绝对有的说!请继续期待!
回到营里之后,已经是12月18日了,新兵们都集中在三班四班住,这个叫做新兵班培训,而我们下连的时候没有这些了,直接下班里的。新兵们一个个都扎实的作风,而见到我们也是用着生硬而大声的声音喊着班长好,我们刚下连的时候也是这样的,那时候我们比他们还傻。
培训了两个星期之后,他们就下班里了,我们班有三个,而当时班里就我一个第二年的,也是一人看三个新兵。路拐子和小秦当时是去军区医院了。
李星班长回来之后,就开始教我如何带新兵了,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确实压力挺大的,晚上点完名之后,带着他们做体能,搞俯卧撑之类的,当他们在大汗淋漓的做着的时候,我总会对旁边的李星班长说道:“你当年说过,明年的这个时候,你们也会像我们这样,是不是?”
李星班长哭笑不得的讲:“怎么我什么都教你了,你就记住这句?一晃甜甜也成老兵了,真快啊!”
我坏坏的笑着,用了电视剧里一句台词问正在做体能的新兵们。
“我来考考你们,网游之极度狂人中的主人公是谁啊?”
“小赤练!”他们三一起回答。
“那老兵连里的小赤练是谁啊?”我继续问。
“甜甜班长!”他们一边做俯卧撑一边回答。
我坏坏的笑着,又问了:“那老兵连里谁最挫啊?”
“王大搓!”
王清海要是在我身边我俩肯定又得掐起来了,这货平日和我斗嘴早就成习惯了,整个一个翻版的卫生员和鸵鸟。可惜这货要在教导队呆到一月中旬,靠,这屎货,白让他捡便宜了。
2015年一月一日,我躺在床上,想着这是最后一年了,要好好的过好,因为我看到了终点。
现在旅里也规定每周二看电影了,那么都盼着等到星期二呢,这可是我们最喜欢的,每次看电影,我,阿元,大侠都会坐在一起,看到搞笑或者好看的地方总会吐槽两句,这也就是我们三的乐趣了。当时连里八个上等兵,调走了一个,然而除了各种情况下,连里就只剩下了我,阿元,大侠,我们三了。
然而每次熄灯后去学习室加班我们几个总会讨论一件事情,那就是休假的事。虽然最近拿到了补工资的两千块钱,可是终究没有让我们休,我们侦察连的作风真的特别扎实,别的单位早就休完了,我们连一个没走。
“阿元,你看人家炮兵营的,早跑完了,你再看看我们。”我讲道。
“谁让我们单位这么**,你也不想想,我们连的新兵谁在第一年的时候上过网?”阿元吐槽道。
“我也是运动会拿了第一才上了一上午网,之前都没去过,靠。”
“你说连长让我让我们走?”我反问。
“他呀,你就别指了,还是放弃吧,唉。”阿元显然很无奈。
然后事实也是那么传奇,那天连长把我们三叫到了连部,我们直直的站着。
“你们想不想休假?”连长突然就问了。
想啊?当然想!你也不看看人家都休完回来了,你终于良心发现放我们走了?不过这话没敢说,还是沉默了一阵,说了说想。
“那这样吧,过两天专业考试,要是考得好就放你们走,考得不好就算了。”
事后阿元在那竖起中指,差点就大骂了:“TMD他说的都是P话啊!”
我们也比了比中指,显出很无奈的样子,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幸福都是突然来的。
那天是2015年1月12日早上,我们刚出完早操,我正在聚精会神的帮着班里高壁橱上的名字呢,也就是昨天晚上还站了一岗,打着哈欠呢,想着今天又干嘛,而这时连部出来一句话。
“甜甜,你们今天可以休假了!”好像是文书的声音。
什么?休假?是真的?我赶紧去问文书徐小白,把他的脑袋晃得一摇一摇的,是不是,是不是?
“你别晃了,刚刚连长说了,让你,大侠,阿元三个人同时休假。”小白淡淡说道。
我激动的马上就去找阿元和大侠,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这时连长把我们叫到了连部,淡淡的吩咐道:“最近连里也不忙,看你们三也挺可怜的,放你们回去吧,去填单子吧。”
我当时感觉连长的形象真高大,真不知道今天太阳打哪边出来的,把我看得一愣一愣的。
手忙脚乱的填好单子,我们三也顾不上吃早饭,赶快收拾东西吧!哈哈!
到了包房还不忘给我爹打了个电话,说我要回来了!赶快把家里收拾收拾!
麻溜的把冬常服上的标识符饰全部卸下来,转移到春秋常服上,拿走被子上的大檐帽,整整齐齐的塞进包里,难得的机会不装个逼还能是甜甜嘛?
不要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阿元和大侠也是这么干的,赶快整整春秋常服,回去好**。
等我们三个人收拾完东西,已经是快八点了我们收拾好行装,先和连长讲好,在和营长讲,一级一级讲,营长还不忘吩咐着:“回去别光顾着玩,多干点活!”
好吧,但是一共就八天假,连今天九天,能干啥?
我们三个穿上便装就打算走了,不要相信特种兵里面的,军人非因公外出是不得着军装的,只能着便装,否则大门你都出不去。
我们三走在路上,就好像正义的使者一样,感觉刷刷的。
 
到了门卫,登记好归队时间,是20号晚上前归队,然后马上打电话叫辆出租车,马上前往火车站!
40块钱到了火车站,我们三个聚在一起吃了个早饭
“阿元,你坐火车还是坐高铁?”我问道。
阿元吃着煎饺,慢慢的回答:“当然是高铁,你难道坐火车回去?”
我无奈的摊开双手,讲道:“没办法,我们那没有直达的高铁,坐到上海的话太远了。”
“大侠你呢?”
“也坐高铁回武汉。”大侠说道。
唉,看来就只有我一个人坐火车回去了。
吃完早饭,我们一起去火车站旁边的礼品店里买了一些补品,酒之类的,打算回去带给父母,接下来就要分道扬镳了,我伸出拳头,阿元,大侠也把拳头伸出来,三个人拳头集合成一个点。
“兄弟们,八天后再见!”
然后三人往三个方向分道扬镳。
我终于拎着大包小包的去了火车站,打算买票,其实我爹让我最好买硬卧,但是我这人思路就和别人不一样,一直想试试传说中的软卧是什么样的,然后在军人优先的窗口排队。
大家一定很疑惑为什么军人优先窗口还要排队,那是因为你要插队人家老百姓是要说的:“当兵的,你怎么好意思插队啊!”
是吧,说了你都不好意思再说军人优先啊什么的。
花了六百大洋买了一张十点十二分的软卧票,赶快去了一楼车站等车,当时已经九点半了,楼主一直等到十点还不见火车,就感觉不对,赶快问一楼的车站小姐。
“你好, KXXX是在这等吗?”我焦急的问道。
“不是啊,在二楼的。”她回答到。
我去!居然搞出个乌龙事件,等我赶到二楼,正好在检票。
太TM险了!差点就回不去了!
好不容易上了火车,到了软卧车厢,发现是四人的一个小房间,我把东西拿了下来,打开背包,把军装挂在了卧铺的墙上,好歹能防贼!
唉,其实一上车我就挺困的,但是楼主先前就说过,睡眠质量不是很好,一天一夜都没睡着!期间王清海和路拐子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休假了,我说是啊,他们就羡慕的要死。
说的你们以后不能休似的。
晚上八点,阿元打电话给我,说已经到了家,还吃了晚饭,我心里大骂,为毛我是最早上车的一个而最晚到家,九点,大侠也到家了,就剩下我一个人在火车的床上睡不着。
凌晨的时候,实在无聊了,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听歌,虽然是老年机,但也能听歌什么的。我爹已经和我说好早上六点之前就会来车站接我,而早上六点,终于到站了。
我换好春秋常服,带好大檐帽,包括常服大衣都拉链拉的好好的,一来不损军人形象,二来怕被三军纠察纠,那就死定了。
当我走下火车的那一刻,我深深的感到了家乡的气息,十六个月了,我走了十六个月,今天终于回来了!而我出站的时候,看见我的父亲和爷爷远远的站着,鼻子一酸差点没忍住,一年多感觉他们老了很多,而我父亲见了我,就赶快接过我手里的东西放到车上,带我回家。
家乡的气温很低,即使一月份的天还是感觉很冷,这是我的直觉,我穿着常服,和我父亲还有爷爷在一家早餐店吃了早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的那碗面,真的是吃的特别香。
九时,我终于到了家,家里人见到我很高兴,我也很欣慰,终于到家了,而到家了第一件事就是给连长汇报,说已经平安到家。
最好玩的是我家那两只狗,我回来之后对我直汪汪叫,嘿!出去一年多就不认识爷了?我扭着它的脸,它终于反应过来,欢快的舔着我的手,开心的很。
我母亲也听到我要回来的消息,特意从厂里请假回来,还问我要不要去睡一会,一天一夜没睡,我舍得吗?就那么几天的时间,我得珍惜每一分钟。
晚上一直和家人聊天,聊部队的那些事,但是我受虐的事没有讲,毕竟我只是休假,不是退伍。
第一天晚上睡得特别香,仿佛家里的一切都是那么完美,那么好。
而在我休假的第二天,我打算给我的女朋友火舞一个惊喜,我休假的事情并没有告诉她。
我走在路上,那回头率真是刷刷的,每个人都好像看猴子似的直直的盯着我看,我都感觉是不是我脸上有字啊。坐公交车,我还是给钱了,其实士兵证是可以免票的,但是我想想算了,拿出来还得给司机看,烦死,就算了吧。
我走到火舞公司门口,默默的注视着家乡的一切。变化很大,新建的楼房,电影院,还有装修的马路,一切都显得那么陌生,我掏出了我的老年机,拨了个电话。(说实话我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大街上谁不是智能机啊,就我们是老年机)
“喂?在干嘛呢?”我问道。
一个略微沙哑又显得性感的女声出现在了电话中。
“做报表呢,你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哦哦,部队今天没训练,想你了呗。”我还是在撒谎,不过我这人就喜欢装一装。
“哼!”火舞冷哼了一声。
“想我又怎么样,你还有一年才能回来。”她忧愁的讲到。
其实那一刻我真的想说我真回来了啊,但是憋着笑向电话那头说道:“你想我回来吗?你想我就可以回来。”我还是喜欢装一装。
“不可能。”火舞坚定的讲道。
“我哥哥也是当兵回来的,你们是义务兵,是没有假期的,你是不是又想和我闲扯?”她娇声的说道。
“好了不和你闹了,你赶快到门口来,我给你准备了一个惊喜,保证你吓一跳!”我憋着笑讲道。
“什么惊喜?”火舞疑惑着问我。
我挂断了电话,如果我再和她讲下去我就露馅了。她大概是以为我给她邮寄了什么礼物来了,所以我远远的看见她从一楼的大门出来了。
我躲了起来,,躲在他们公司大门旁边,准备吓她一下。
“嘿!”我猛地出声。
“啊!”她有那么一瞬间确实吓坏了,手机都掉在了地上。
经过一点五秒的反应之后,她看清了我的容貌,大声惊呼道:
“练子,真的是你!”她明显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我委婉的笑笑,淡淡的讲道:“你不是希望我回来吗?我回来了。”
她貌似还有点不能接受,紧紧的抓着我的手,表情略微带点惊讶的讲:“你真的休假了?可是义务兵是没有假的啊!我哥哥她说……”
话还没说完,我紧紧的抱住了火舞,她的长发贴在了我的身上,她的芳香,她的一切,也是我的一切。她也紧紧的抱着我,如果你在月球上看,那只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但是那一刻,确是我的整个世界。
“你,你等等!”说完她就往办公楼走去。
我牵住了她的手。
“我和你一起。”我知道她想请假。
我们就这么手牵手的走进了她的公司,连门口的保安大叔都是这么笑眯眯的看着一个穿军装的小伙子和一个小姑娘大步的走向里面,没有人拦我们,因为都崇尚军人。
她领我进了她的办公室,我进去的那一霎那,有好多人就和看猴似的看我,也很正常,在我们这个地方,是没有解放军部队的,穿军装的小伙真是比找三条腿的人还难!
“哟!火舞,这是谁呀!”她的小姐妹开始起哄了。
“火舞,你男朋友回来啦?”
“火舞,你咋还瞒着我们呀?拿不拿我们当姐妹呀……”
反正是七嘴八舌的问什么的都有,火舞把我往前一推,隆重的介绍道:“这是赤练(这里别用甜甜这个词了,不好听的),当兵去之后回来了,特意来看我的!”
之后她那些小姐妹真是叽叽喳喳的讲什么的都有,看来女人起哄的本事比男人要强多了……
她的老板听说她有个当兵的男朋友回来了,就马上准了她一天假,你看,部队的面子还是必须得给吧!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
我们走在步行街上,迎来的仍然是看猴子的目光,她挽着我的手,小步的走着。
“你黑了,还变瘦了。”火舞淡淡的说出这一句话。
我的心猛地一痛,但是我并没有说我有多苦多累,只是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当兵很减肥的。”
她没有笑,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我,我看到了她那清澈的眼神里埋藏的忧郁。
是不是我不该来见她?反而让她伤心了。
“你是不是吃了很多苦?”我看见她盯着我的眼睛。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没有说军人应该吃苦之类的客套话,我只是淡淡的讲道:“这是我自己选择的路,我该吃苦!”
火舞的无奈的摇摇头,挽着我的手继续走。
我们经过一个小吃店,我问她:“你想吃串吗?”
“好呀!要吃要吃。”两眼放光,不愧是女人。
我买了三个肉串递给她,她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我笑呵呵的看着她。
“要吃吗?”火舞嘴里嚼着肉问我。
“你吃吧,我不饿。”我笑着讲道。
“不,我一个人吃不下,喏,给你一个。”她小嘴嘟着讲道。
“我真不吃。”我得谦让她。
她一边吃一边走,我就走在她的旁边,笑呵呵的看着她。
“看我干嘛?”她疑惑的问我。
“没有啊,我在看一个吃货!”我憋着笑答道。
“说什么呢你!你本事大了?敢欺负我?”她装作生气的样子讲道。
我憋着笑,赶紧立正,敬了个礼。
“是,首长!我下次不敢了!”
“还敢有下次?”
“不敢不敢。”赶紧装一装。
“噗嗤!这还差不多!看你这是当兵当成木头了!走吧!木头兵。”
我们一起在步行街的各个商店穿梭着,我觉得如果是普通男人陪自己女朋友逛街绝对是累坏了,可是偏偏我受的训练强度是非常高的,拉练的时候一天走五十公里山路外加被三十斤背囊都扛过来了,更别说这种小KISS了。
即使在市区,穿军装的人也只有我一个,消防兵基本上都窝在家里不出来的,所以到哪,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有人一直盯着我看,明显的是穿常服逛街是很招摇的,只可惜没遇到个贼啊什么的,不然就凭我这五公里的本事对付一两个完全不是问题。
火舞,一个可爱的小姑娘,在我的心中,她永远都长不大,其实我当兵也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火舞,我觉得一个男人如果不经历部队的锤炼,是没有办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的,也许我长得并不帅,可是我在这一刻,和她在一起,真的感觉到了和以前那种不一样的感觉,以前总是一种很无力的感觉,但是现在我有了底气。
下午三时,咖啡厅。
“诶,我和你说,我有个闺蜜玲玲,她的男朋友也是当兵的,都第五年了,上次回来过一次,长得很帅的,那特别有气质……”她像个小麻雀一般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呢。
“反正人家上次出了风头呢……”
“那我今天也给你挣了面子啊?”我反问她。
“你啊,可比人家差远了!人家可是野战军,比你长得帅多了!”火舞的小嘴嘟囔着。

“长得帅怎么了?我还是侦察兵呢!你没听过侦察兵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尖子部队吗?”我反问她。
“哈哈……”她笑了。
“我不信。”
……
我也真不知道讲什么了。
六时,即使还没真正入夜,天已经黑了。我叫了辆出租车,打算送她回去。
“你要走了吗?”她的眼睛里流露着淡淡的悲哀。
“定好了19号早上的车票,今天14号,走之前我回来找你的,但是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办,体谅我,好吗?”我明显怕她舍不得,不,我是怕我自己舍不得。
“好,我等你。”说着她拉上了车窗。
“再见……”他在车里向我挥着手。
我呆呆的站在那,那一刻,我真的想这如果不是休假,而是退伍多好!但是军令如山,我是不能不回去的,否则我就是逃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