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4高炮”黑幕曝光 违规现金贷缘何难剿

来源:北京商报网    日期: 2019-03-17 20:10    阅读次数:

摘要:超高利息、暴力催收的714高炮被央视315晚会点爆。在曝光之后,3月17日,北京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发现,快易借、小肥羊、天天花、机有米、闪到、钱太太等多款被点名App已经下...


超高利息、暴力催收的“714高炮”被央视3·15晚会点爆。在曝光之后,3月17日,北京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发现,快易借、小肥羊、天天花、机有米、闪到、钱太太等多款被点名App已经下架。此外,北京已开启全市范围内的摸排检查行动。事实上,监管此前针对现金贷乱象进行了多轮整治,不过,因线上运作、异地展业等特点,使得“714高炮”难以被剿灭。专家建议应加强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等渠道管理,借助金融科技手段,加强线上监管排查。

多款被点名App被下架

3月17日上午,北京商报记者在手机应用市场中发现,被央视3·15晚会点名的快易借、小肥羊、天天花、机有米、闪到、钱太太等多款被点名App下架。北京商报记者关注到,“速贷宝”在手机应用市场中仍可下载。不过,下载“速贷宝”App后,无法正常打开,系统提示,“系统检测到速贷宝多次异常退出,建议卸载”。之后,北京商报记者再次尝试搜索“速贷宝”App,已无法找到。

作为贷款引流平台,融360也被央视3·15晚会点名。对此,融360发布声明称,已第一时间对下架App进行自查,少数涉嫌搭售行为的产品已全部下架。不过,融360称,经排查,平台并没有七天和十四天产品,且平台上大部分产品的合作机构为持牌机构、信用卡公司和其他非银行金融机构。

所谓“714高炮”,是一种超高息的7天、14天期短期借款,“高炮”是指其高额的“砍头息”及“逾期费用”。央视曝光的案例显示,有用户最初借了7000多元,3个月竟滚成了50万元的债务。据悉,被曝光的安徽紫兰科技公司的相关五名涉案人员已被警方带走调查。

资深互金评论员毕研广介绍称,“714高炮”这种产品通过互联网放款,短时间内,让借款人付出高额利息,涉嫌高利贷。抓住借款人借用钱的心理,打着放款速度快,下款快、零门槛等“噱头”,非法从事高利贷。这些“高利贷”平台还对借款人进行暴力催收,威胁借款人的人身安全。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表示,“714高炮”很多时候是无放贷资质或牌照的机构违规放贷,收取高额息费以及逾期罚息(一般年综合成本超过100%)。危害包括导致借款人陷入财务困境,侵犯借款人隐私、暴力催收,扰乱借款人的正常生活。此外,“714高炮”扰乱正常的消费金融市场,致使监管部门出台严厉政策,导致一些合法合规的平台因此受到影响。

线上运作、异地展业成监管难点

监管此前针对现金贷乱象进行了多轮整治。不过,在现金贷被严监管之后,比现金贷更加来势汹汹的“超利贷”平台在暗处滋生壮大。在业内人士看来,“714高炮”这类纯线上运作的现金贷公司,几个月就改头换面,公司名也往往隐藏,在线下很难找到其经营地,难以监管。

早在2017年12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的《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明确了“现金贷”业务开展的六大原则,其中指出,未依法取得经营放贷业务资质,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经营放贷业务;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

在2018年6月,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又下发《关于提请对部分“现金贷”平台加强监管的函》,要求清理整顿手机“回租贷”、贷款过程中搭售其他商品、通过虚假购物再转卖放贷等变相开展的“现金贷”业务。

不过,多次监管之后,现金贷乱象仍隐秘存在。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秘书长吴震在2018年12月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监测,在运营现金贷平台数量为1393家,抽样显示,其中监测到从事超利贷的平台占现金贷平台总数的5%。一些现金贷通过更为秘密,更加隐蔽的通道,变身为超利贷,且部分通过贷款超市等载体,出现了新变种。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017年12月刚排查时,发现广州从事现金贷的App有20多家,在市、区金融办的整治与清理下,基本已退出或转型。目前,像“714高炮”这类违规从事现金贷注册地在广州的公司,在排查中已没有发现,但是互联网没有边界,异地公司App在广州展业是个监管难题。     

“央视3·15晚会”曝光后,新一轮的监管将再度袭来。王诗强表示,此次,央视曝光,说明超短期现金贷沉寂一段时间后,又出现复发,各地监管部门应该也会有所行动。

3月16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北京互金协会”)已发布《关于启动全市范围内摸排检查行动的公告》表示,已经紧急成立专项处置小组,协调律师、专家等行业人士,立刻进行一轮全市范围内的摸排检查行动。3月17日,北京金融局官网也转发了上述公告。

加强渠道监管

针对此类“714高炮”的特点,分析人士建议,要加强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等渠道的管理。此外,要通过金融科技力量,加强线上排查。

事实上,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是这类公司推广营销的主要渠道。毕研广指出,针对于“714高炮”这样的畸形现金贷,充斥着整个市场,在App商店都能够轻松搜到,在大流量的短视频平台都有铺天盖地的广告。方颂指出,要加强手机各大应用商店和贷款超市的管理。如果将主要传播渠道控制住,消费者也就难以接触到了,会起到事半功倍的监管效果。

不过,市场也呼吁,监管不能“一刀切,一棍子打死”,毕研广指出,有一个合理区间、不违规、不违法的经营应该值得鼓励。但是,行业门槛一定要提升,对于在经营中的监管要保持动态监管。

在方颂看来,要把这类打一枪换个地方的现金贷公司与正常经营的网贷中介机构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不同于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侧重线下机构的现场监管(包括经营管理层、股东),针对“714高炮”的监管,可以通过加强属地管理不留死角全方位排查。此外,要通过金融科技力量,加强线上的随时抓取和识别能力,对非法金融活动和乱象,做到早发现、早预警,早处理。

堵偏门,仍需开正门。事实上,此类乱象难以整治的原因之一在于消费金融市场需求巨大。王诗强表示,目前,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小贷、网贷等是服务次贷人群的主要参与者。监管部门应该放宽相关牌照监管政策,鼓励民间资本获取相关金融牌照,参与消费金融业务。具体来讲,放宽互联网小贷外部融资渠道、杠杆比例、区域限制;加快网贷备案、取消双降或三降限制。

方颂建议,对互联网金融实行“牌照制+白名单”的监管机制。方颂直言,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三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不合规金融业务和风险已大幅下降,但是“白名单”始终没有出来,这就留了灰色地带给不法分子浑水摸鱼的机会,而老百姓的识别能力是有限,难以区分好坏。因此建议加快互金专项整治的进度,尽快发布白名单。

从借款人层面,方颂提醒,切忌以贷养贷,遇到这类情况,通过寻求家庭的帮助、金融主管部门的介入、公安的保护,基本都可以解决。但是以贷养贷,每一笔借款都是独立的合同,都具有相应的法律效力,这就把自己推上了不归路。

北京商报记者 刘双霞

Tags:  714高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