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宪容:信用过度扩张永远是金融危机的根源

来源:新浪    日期: 2019-10-06 18:44    阅读次数:

摘要:国际投资银行瑞银最近有分析报告指出,负利率正推高欧洲房产价格。瑞银分析师最新的报告指出,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的房地产泡沫最大,阿姆斯特丹紧随其后,而巴黎和法兰克福欧...


国际投资银行瑞银最近有分析报告指出,负利率正推高欧洲房产价格。瑞银分析师最新的报告指出,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的房地产泡沫最大,阿姆斯特丹紧随其后,而巴黎和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所在地——已经进入“泡沫风险区”。报告称,加拿大的多伦多和温哥华也处于泡沫区域。

今年是瑞银全球房地产泡沫指数(UBS Global Real Estate Bubble Index)发布的第五年,该指数通过分析房价、收入、租金成本、经济增长和建筑活动之间关系的趋势,来分析24个主要城市的住宅价格。而这些城市房价快速飚升的主要原因是银行信贷利率越降越低,低利率是全球各国房价推升的主要原因。

由日本银行开始,全球各国央行把利率降低到极低水平,甚至于负利率水平,已经成了全球各国央行的常态。上个世纪90年代初,日本央行为了应对房地产泡沫的破灭,金融危机后经济的复苏,从1990年上半年起,日本银行(BOJ)开始进行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2010年后更是陆续实施更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及零利率政策,以及量宽和质宽的货币政策(QQE)及负利率,但是这些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让日本的物价水平上升,也没有救起一直弱势的日本经济。直到目前,日本的通货膨胀率基本处于政策目标2%以下的水平。

同时就日本增长而言,1993至2018年间,日本平均经济成长仅为0.91%。其中,GDP增长率低于2%的有20年,其中低于1%的有12年,日本核心消费者价格指数走势也持续处于低迷状态。而长期的经济低增长使得国民对市场失去了信心,导致人们对经济不安全担心从而导致居民的紧缩消费,两个因素累加更是使得日本投资与消费双双走低,由此又进一步让日本的经济增长难以持续,从而造成了日本经济的低利率、低增长、低通货膨胀的恶性循环。还好,由于日本政府接受到上个世纪90年代房地产泡沫给国家经济造成严重打击,没有让这过度扩张的信贷进入房地产市场(日本的住房交易所得税最为75%)。

但是,由于日本金融市场是一个完全开放的市场,当大量的流动性涌出银行体系之外,这些流动性也纷纷涌入国际市场各种资产。比如上个世纪90年代大量日本低成本的资金流入东南亚各国,当这些资金赚得盆满盘满流出时,导致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日本的渡边太太们又创立了国际市场上的利差交易,让大量的资金在国际市场窜行。就目前而言,国际金融市场有近20万亿美元资金在全球快速流动,其中日本的资金不在少数。这也是为何国际金融市场一旦风吹草动,立即会有大量的资金流回到日本,让日元升值的原因所在。

而日本这种信用过度扩张的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在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开始在全球盛行。先是美联储采取这种政策,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把基准利率降到了近零的水平,向市场流入了大量的流动性。尽管这些过度信用扩张的货币政策是没有让美国经济走向完全衰退,但也没有让美国经济真正复苏,而向市场注入的流动性却涌入美国股票市场,让美国道琼斯股票指数在10年间上涨了4倍以上,打造了一个10年以上股票大牛市,吹出了美国股票历史上最大的泡沫。至于这个泡沫能够持续多久?至于美国的又一个金融危机在什么时候爆发也应该是迟早的事情。信贷过度扩张最后一定是金融危机爆发的结局。

还有,由于持续10年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并没有让欧洲各国经济出现起色,欧洲央行也只能是把利率降低了再降低,最后让基准利率降到负利率的水平。负利率当然是鼓励居民手中不要持有储蓄,最大限度贷款进行投资。当居民大量借极低成本资金并让这些资金流出银行体系后,由于欧洲没有如美国一样发达的股票市场,这些资金自然只能流向房地产市场。当大量的资金流向房地产市场之后,即使一向房价稳定的德国房地产市场也稳定不住了,房地产市场的价格也开始全面上升。可以说,当居民以极低成本从银行获得资产涌入房地产市场,推高房价时,最后的结果也是让房地产市场泡沫吹大,及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引发金融危机。而中国前十几年的情况也与此差不多,银行信贷的过度扩张,打造了一个人类历史从来没有过的房地产大牛市(房价持续上涨近20年,房价只涨不跌),同时也吹大了一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房地产泡沫。有人说,中国政府能够打破市场经济的铁律,让这个吹大的房地产泡沫持续下去,我想这只能是一厢情愿。由过度扩张的银行信贷吹大的房地产泡沫,其破灭是迟早的事情,谁也无法打破这个市场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