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来源:法制与廉政杂志    日期: 2018-11-07 18:45    阅读次数:

摘要:2017年7月,湖南省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毅鹏公司)董事长罗忠毅频频向中央、省市各大新闻媒体发送投诉材料,同时在人民网、红网、天涯论坛等网站上实名发...

2017年7月,湖南省隆回县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毅鹏公司)董事长罗忠毅频频向中央、省市各大新闻媒体发送投诉材料,同时在人民网、红网、天涯论坛等网站上实名发帖,大吐“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财产被“鲸吞”破产倒闭的苦水。

真相到底如何?收到罗忠毅的投诉材料后,中央、省市多家媒体记者联袂行动,辗转北京、长沙、邵阳、隆回等地,历经一年多的调查采访,发现罗忠毅贴文所言又虚又假,举报所诉惊天逆转,上演“农夫与蛇”新故事,发人深省。

权威辟谣:罗忠毅歪曲事实造舆论

2017年7月中旬,记者一行来到隆回县,走访了数十位熟知此事的相关人士。

接待记者一行的某领导简单说了下事情经过:原毅鹏公司董事长罗忠毅歪曲事实在天涯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等网站和微信上举报其资产被“鲸吞”后,隆回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成立了专项调查小组。经查实,罗忠毅于2005年向邵阳市建设银行隆回支行贷款600万元。由于经营不善,无力偿还银行贷款。2009年其经营的毅鹏金银花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资产被邵阳市北塔区法院立案查封,2010年3月进行公开拍卖。廖吉省以178.7万元竞买到了相关资产。随即,北塔区人民法院下达了《执行裁定书》,2010年5月又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因在法院立案查封期间,罗忠毅与廖吉省私下签订了《土地转让协议书》,罗忠毅以此为依据,想阻止资产过户。2013年6月、11月,北塔区人民法院再次向县国土局、县房产局下发《协助执行通知书》。2013年11月,县里召开协调会,会议明确:依照生效的法院文书,房产、国土部门可以办理过户手续。县舆情调查组还在“隆回新闻网”上发布了一则“权威辟谣”。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曾和廖吉省一起合伙挖过黄金的长沙某房地产公司刘姓老板告诉记者,廖吉省是该县六都寨镇廖家村人。六都寨镇盛产黄金,家家户户都有一手淘金技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全国各地只要有黄金的地方,就有六都寨人的身影。因此,六都寨镇还博得了“金都”的雅号。廖吉省1986年入伍,1988年入党,1990年退役,1992年底当选为廖家村村支书。1996年,隆回县政府在全县任职三年以上的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中招录七名优秀村干部为国家公务员,廖吉省一试就考上了。但他很不习惯朝九晚五的生活,适逢国家政策鼓励干部下海,便与单位签订了停薪留职协议书,也加入了“淘金大军”。许是运气好吧,没几年,廖吉省就爆发成了亿万富翁。

谈起罗忠毅与廖吉省之间的矛盾,刘老板很是惋惜,认为罗忠毅太“无赖”。

隆回属国家级贫困县,又被国家林业总局命名为“中国金银花之乡”,原任隆回县麻塘山乡农业站站长的罗忠毅创办毅鹏公司后,利用政策大玩空手套,谋取国家财政扶贫资金。但两年后,政府就取消了他的帮扶资金。罗忠毅偏远山村长大,家庭底子薄,启动资金少得可怜,后续资金根本就跟不上,便四处求借。

“廖吉省也算是帮他了。”刘老板说,“罗忠毅在我们隆回商界口碑极差,此人利用别人时能当孙子,一用完就充老爷;要其还债时他装王八,找他那些靠山时又变成富豪。”

虚假评估:拍卖品多方串通升天价

2003年6月,罗忠毅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原属隆回县桃洪镇葡萄酒厂的改制企业用地,总面积23.23亩,包括四栋厂房(仓库),协议价60万元。该地位于桃洪镇白里村三组,紧靠县城,相距不到1公里。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据当地村民介绍,罗忠毅购买此地后,开发具有保健功能的金银花饮料,生产毅鹏牌系列金银花茶和百合精粉。由于国家对饮用品及保健品的安全监督越来越严,人民群众对食品、药品的关注度也普遍提高了,毅鹏公司生产的产品,销路一直不畅,发展资金成了该公司最大的问题。

记者采访了隆回县某金融机构负责人。他说,2005年,罗忠毅向建行隆回县支行申请贷款600万元,用这23.23亩土地和另外七处2000平方米的房产作抵押评估,价值1233万元,评估价格偏高,涉嫌造假。当年隆回县的工业用地才3万元一亩左右,房产价格每平方米不到2000元,1233万元的评估价,堪比北上广深一线城市。

罗忠毅给媒体提供的材料及贴文显示,“2005年9月,毅鹏公司因开发生产“花瑶清”金银花凉茶饮料短缺资金,向建行隆回县支行申请贷款600万元。以毅鹏公司所在地位于隆回县桃洪镇白里开发区的房地产(土地23.23亩,房产2000平方米),另借五户房地产(户主为刘助兵、袁晓琼、袁明术、袁峥嵘、谭陆)共同抵押,经抵押评估,以上房地产价值1233万元,从建行隆回支行贷款600万元,该笔贷款于2006年9月、2007年10月曾续借两次,于2008年10月到期还款。到期后,因开发失利,全面亏损,无力偿还建行贷款,2009年7月22日,建行向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在案件执行拍卖抵押物阶段,公司法人代表罗忠毅向建行领导如实反映贷款全部用于饮料开发的实际情况,由于后续资金跟不上,导致企业全面亏损,无力偿还贷款,希望建行领导看在公司是三农企业的份上在案件执行过程中变通处理,让我找人以他人名义低价竞买到抵押物,给企业留线生机,在处理我的贷款案件中,时任邵阳市建行主要领导安排风险资产部副经理李志明办理,建行相关领导同意在法院执行阶段过程中睁只眼闭只眼答应我在150万元左右将本案抵押物处理结案,其实按当时市值,该全部抵押物价值至少在1800万元以上。”

短短四年时间,罗忠毅的抵押财产就涨了一半,令人匪夷所思。

“罗忠毅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假、大、空。”记者采访廖吉省时,他一脸愤慨。

2009年8月,廖吉省经湖南花瑶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老总申爱军介绍,认识了借申爱军50万元一直没还、已跟邵阳市建行谈好抵押拍卖事宜、正在到处寻找实力合作者的罗忠毅。罗忠毅自称,本人先后获得过“全国农村青年科技致富带头人”、“湖南省杰出星火带头人”、“邵阳市杰出青年企业家”等诸多荣誉,是隆回县政协第六、七、八届委员和县工商联常委。毅鹏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是邵阳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为全面促进隆回县花农增收,财政增税,宣传推介隆回、邵阳等方面做出了重要贡献。

“我停薪留职期间为县里缴纳了三百多万元的税收,向社会捐款四十万元以上。而自吹自擂农业站站长、中共党员、隆回县政协委员、邵阳市“龙头企业”老板的罗忠毅,又为政府交了多少税?向社会捐了多少钱呢?”廖吉省愤愤不平。

两人熟悉后,罗忠毅一个劲地鼓动廖吉省:这块地虽已被法院查封,等待变卖或拍卖还账,但地处城郊,升值空间大。

2009年度隆回的工业用地是七万一亩,廖吉省正好想在隆回县城周边找个地方投资发展相关产业。他咨询了县法院和懂房地产的朋友后,便对罗忠毅说,他的承受价在200-240万元之内,若竞拍价为150万元,加上税款、拍卖手续费和公证费约是220万元左右,可以考虑合作。

2009年11月27日,双方就桃洪镇白里村三组地号01-62-1(包括地上建筑物和办公用品),达成转让协议。协议上注明:该块地共23.23亩,转让价368万元;协议签定之日,甲方廖吉省付乙方罗忠毅首付款50万元;第二次付款时间约定在法院委托拍卖公司拍卖日,同时要求乙方罗忠毅保证能让甲方廖吉省在150万元左右竞得此地,并在三个月内完成拍卖事项,否则乙方罗忠毅应支付甲方廖吉省50万元首付款的利息(按月息2.5%计息);还约定,拍卖工作完成后,在新公司成立后两个月之内办好过户手续。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签订了协议,廖吉省负责筹集资金,罗忠毅找相关部门、领导协调,做好评估和拍卖公司的工作,使最终拍卖底价保证在150万元左右,并确保竞买成功。

廖吉省说:“在此之前,邵阳市建行、北塔区法院、南方司法鉴定所和邵阳市拍卖公司的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2010年3月2日,廖吉省、罗忠毅准时赶到邵阳拍卖公司拍卖大厅参与竞拍。当时有四家公司领了竞拍牌,178万元起拍,规定每次报价在178万的基础上不能低于1000元。最终,廖吉省以竞拍价178.7万元成交,并当场签订竞拍确认书和公证书。签确认书时廖吉省发现,除了地号01-62-1(包括地上建筑物和办公用品)为第一标的物外,还有罗忠毅另外七处房产是第二标的物,就问怎么回事?罗忠毅与拍卖公司的人说,这是通过银行和法院授权公告了的,不关他的事,你只管交清竞拍标的物款及拍卖、公证手续费用,到时将双方协议上所签的土地和房屋产权证过户给你就行了。廖吉省无话可说,当场同意让罗忠毅拿走那第二标的物——另外七处房产的产权证书。

2010年3月5日,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下发了执行裁定书(2009)北执字第63-2号,裁定隆房权私字第8691号等房屋的房屋所有权及相应的其它权利,归受买人廖吉省所有,受买人廖吉省可持本裁定书到财产管理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据隆回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和县专项调查小组审核,廖吉省竞买此地,除了支付首付款50万元、竞标价178.7万元、手续费用148285元外,又替罗忠毅交了576602.6元税款,还帮罗忠毅退了申爱军的68万元借款,总共花了3691887.6元。

“我买这23.23亩工业用地花的钱,已超过了当时隆回地价的一倍多,真是自讨苦吃。”廖吉省摇头苦笑。

后来发生的事,更是让他领教了罗忠毅“做人”的厉害。

釜底抽薪:廖吉省好心遭遇“黑心蛇”

罗忠毅给媒体提供的材料及贴文显示,“数日后廖吉省和我从北塔法院拿到裁定书,我从隆回县房产局拿回了所有抵押物的房地产使用权证,廖吉省扣除拍卖价178.7万和前期支付的50万及我占的股金73.6万,将剩余的50余万付清给我。价值1800余万的房地产就在我们六方的串通勾兑下被廖吉省和我成功收入囊中。此后,廖吉省搬进我公司居住办公,我照样在原公司组织企业生产,廖吉省拒不履行我俩签订的协议,也不注资成立新的合伙公司,对我的20%股金也不出具收条。”

当记者问及罗忠毅贴文所述实情时,廖吉省哈哈大笑:“罗忠毅耍无赖骗取国家扶贫资金、拖欠银行贷款几年不还、高息骗取民间借贷,说我没注资成立新的合伙公司,是睁眼说瞎话,真不要脸!”

2010年4月,廖吉省拿出1000万元的注册资金,委托罗忠毅去注册了一家湖南金穗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金穗通公司),约定:廖吉省任执行董事,罗忠毅任总经理,聘请申爱军任监事,廖吉省持股85%,罗忠毅持股15%,两年内,股东的股本金必须全部到位。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2010年7月2日,双方又签定了补充协议:乙方罗忠毅在新公司所占股份为《土地转让协议书》中的成交价368万元减去其几次所领取的款项,最后的结算余额为乙方罗忠毅实际股份,由新公司出具入股收条。

公司成立后,廖吉省交给罗忠毅全权打理。期间,罗忠毅又向廖吉省告借100万元,以罗忠毅儿子名义开了家毅鹏茶庄。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公司章程规定,股东应按期足额缴纳各自所应缴的出资额。可一直到2012年5月,公司已开支了近两百万元(其中上百万元的发票开支,都是经罗忠毅亲手签字,财务才入帐的),罗忠毅的土地款也全部领完,还另借了廖吉省20万元,其股金还是没到位。公司财务催了他几次后,告诉廖吉省:罗忠毅在耍赖,要他去交钱、去办理过户手续,都是故意隐瞒、拖拉,要防着点。廖吉省这才考虑到罗忠毅确实有问题,便在2013年2月明确告诉罗忠毅:赶快把公司的股本金抓紧交清,并把那些乱七八槽的物资全部拿走。罗忠毅感觉廖吉省这次是认真的,立马就翻脸了:“廖吉省你知道这个地方是谁的吗?”说公司开支多少与他无关,他也没欠廖吉省的钱,只知道协议上他还有20%的股份,要廖吉省快点落实。

2013年3月,廖吉省安排公司人员去房产局、国土局咨询过户手续。同时托朋友带信给罗忠毅:如果他觉得哪儿吃亏了,就叫几个两人都相熟的朋友算算账,看到底是谁欠谁的;如果还不行,也可以去法院起诉,不要到县里各部门乱告虚状,制造矛盾,到时搞得大家都不好。朋友告诉廖吉省,罗忠毅不会与他和谈,也不会向法院起诉,因为他早就去法院把那些用来过户的裁决书、协助执行通知书以及房产证等证书,冒充廖吉省的名义通通领走了。并在他姐姐和弟弟的支持下,拿着这些证书和双方签订的第一个协议,去县里有关部门虚报实情,故意制造矛盾。

据了解,罗忠毅姐姐在桃洪镇任人大副主席,弟弟在隆回县公安局任工会主席。知情人透露,罗忠毅民间多笔借款的经济纠纷,都是他姐姐和弟弟摆平的。

罗忠毅自恃拿了这些过户的产权证书,又有当官的姐弟支持,还用虚假材料找了县领导背书,便处处纠缠和威胁相关办事人员,掀起了一波又一波闹局,严重干扰了职能部门的正常行政秩序。廖吉省再去那些部门申请办理手续,难度可想而知了。

无可奈何中,廖吉省只好去邵阳请求北塔区人民法院依法支持。法院说,罗忠毅早就以受廖吉省委托为名,把所有证件及资料领走了,并出示了一份执行通知书的复印件,上面注明是罗忠毅在2010年5月5日领走的。

2013年6月26日,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及时补办了《协助执行通知书》,回复隆回县房产局、国土局,请协助执行下列项目:将被执行人罗忠毅、黄永红座落在隆回县桃洪镇白里村三组房屋(产权证号6769/6770/67716772)所有权以及相应的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证号为隆国用(2003)字第0162001号,面积为15486.2平方米】过户至买受人廖吉省名下。

2013年7月,廖吉省持法院裁定书和拍卖确认书找隆回县国土资源局和房产局,办理过户及产权手续。经层层审查签字,终于办好了土地的过户手续,但国土局不给发证。此事被罗忠毅获悉,他当即向县领导及县政府法制办、国土局、房产局递交黑白颠倒的书面报告,意图阻挠。

2013年10月13日,廖吉省向隆回县人民政府法制办提交了《关于隆回县国土资源局行政不作为的报告》,请求行政复议,并向县政府分管领导进行了情况反映。2013年11月下旬,县政府组织县国土局、县房产局、县政府法制办、县法院等单位召开协调会,要求不能激化矛盾。会后不久,县政府法制办郑主任通知廖吉省去办公室。见面后,郑主任说:“其实这个事情大家都很清楚,有些事情也不好说。协调会上,法院行政庭阳庭长说有法院的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行政部门是不能拒绝申办过户手续的。他建议,廖吉省可再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到时法院还有权到行政单位进行处罚。你干脆再去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人员来隆回执行,以免隆回这些部门的领导和办事人员都不好做。”

没办法,廖吉省只好又跑到邵阳市北塔区人民法院汇报情况。北塔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安排了3名执行人员来到隆回县国土局、房产局执行。

2013年12月2日,房产局和国土局给廖吉省办完了过户手续,并颁发了房屋产权证和国土使用证,证号分别为第20132811、20132812、20132813、20132814号,隆国用(2013)第0221063号。

廖吉省依法竞买的土地,办理过户手续竟用了十个月,最后还是申请法院强制执行才完成。个中心酸,让廖吉省彻底领略了隆回职能部门的行政办事程序。

实权干预:竞买地乱草丛生变荒园

廖吉省依法获得了房屋产权证和国土使用证,罗忠毅很不甘心,再一次向各个县领导、各职能部门递交黑白颠倒的虚假材料。

2014年1月16日,县领导召集有关部门领导主持协调会。在县委常委会议室,罗忠毅竟当着30多位县委、县政府以及各职能部门主要领导的面骂娘,在场领导竟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

2014年3月、4月、7月,廖吉省多次向隆回县城乡规划管理局提交书面材料,办理临时建筑工程规划许可手续。罗忠毅得知,便举全家之力去威胁利诱,强行阻挠。隆回县城乡规划管理局既没有做出不予行政许可的书面决定,也没有书面说明任何理由。为合理利用土地,廖吉省不得不修建了一栋木制临时建筑用来堆放东西。

2017年7月,罗忠毅一边在天涯论坛、人民网强国论坛等网站和微信上发贴,一边向中央、省、市各大新闻媒体寄送那份黑白颠倒的虚假材料,又向省、市、县各级纪委举报其资产被“鲸吞”。原邵阳市纪委某实权领导很重视,罗忠毅那份黑白颠倒的虚假材料被做为执纪问责的依据,在隆回刮起了一股“猛烈的反腐执纪问责风”,弄得人心惶惶:公务员闻纪色变,职能部门避责不愿作为,下级领导更不敢担当,行政程序一团糟,政治生态严重变形走样。

廖吉省首当其冲,先是遭受党纪处分,后被六都寨镇政府辞退。他很是不解,罗忠毅也是中共党员,也有事业编制,也在经商,还不花一分钱就收回了七处房产,怎么就啥事都没有呢?更离奇的是,凡与罗忠毅有关的债权债务、经济纠纷等事件,在隆回没人敢说,更没人敢管,否则就会被问纪追责。

2017年10月21日,隆回县城乡规划管理局作出隆规拆决字【2017】第10号限期拆除违法建设决定书。那栋木制临时建筑,2018年7月被隆回县城管执法局强制拆除。

归廖吉省所有的那座(隆 房产证桃洪镇 字第20132813)号房产证上的房屋年久失修,四面漏雨,造成屋内设备和材料严重毁损,同时也影响屋内外行人安全,廖吉省便特意做了整修。整修好后,他于2017年8月11日、2018年6月14日、2018年6月15日多次向隆回县城乡规划管理局提出书面申请,要求告补办房屋修缮手续。但隆回县城乡规划管理局既不作出受理决定,也不说明不予受理的书面理由。

“农夫与蛇”新故事——邵阳某企业家个人财产被“鲸吞”真相

这23.23亩工业用地,如今千疮百孔,杂草丛生,满目疮痍。

在记者看来,廖吉省与罗忠毅之间的矛盾,于理于法都是典型的经济纠纷。于法,廖吉省这23.23亩工业用地是从拍卖公司竞拍获得的,又有法院的裁定书和协助执行通知书,渠道正当;于理,隆回县政府专门安排了调查小组协调,又通过了隆回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核查,理由充分,合理又合法。但罗忠毅身后有实权领导背书,致使矛盾扩大化,给隆回的经济社会带来不稳定因素,埋下了扰乱社会治安的种子。

2018年10月,记者一行赶赴北京,将廖吉省与罗忠毅的事情向中纪委纪检八室某领导进行了详细汇报。该领导认为,经济纠纷若有党员干部插手,此人已严重违反《中国共产党党员领导干部廉洁从政若干准则》第七条“领导干部禁止违反规定干预和插手市场经济活动”的规定,构成干预和插手经济纠纷违纪行为,应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一百一十八条第一款第(四)项的规定,追究其党纪责任。

事态进展如何,记者将拭目以待。(刘洗涌刘浩锋彭继笙)

来源链接:http://www.fzylznews.cn/s/2018/china_1107/11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