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透过一起瞒报事故读懂中国

来源:物联中国  作者:秩名  日期: 2020-03-24 16:31  

摘要:一个小小的私人煤矿企业为了瞒报了一起安全事故,从乡到县、到市、到省、再到国家应急管理部都为他庇护和撒谎,能够将黑的说成白的,假的说成真的,而这么多机构,这么多法律...

“一个小小的私人煤矿企业为了瞒报了一起安全事故,从乡到县、到市、到省、再到国家应急管理部都为他庇护和撒谎,能够将黑的说成白的,假的说成真的,而这么多机构,这么多法律、条例、办法,居然全部失效并且成为谎言的庇护者,太厉害了,通过这件事,读懂了中国!也理解了国家信访局和中纪委信访局门前那长长人队到底为何而来!”媒体人陈先生愤怒的说。

我问:“啥事让您这么气愤?”

通过慢慢的唠嗑,逐渐了解这个让他 “读懂中国”的事情其实很简单:

2019年6月22日,陈先生接到“江西铅山县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月16日发生一起安全事故,导致矿工张发仔死亡,矿方瞒报事故和克扣死者家属赔偿款30万元”的实名反应材料,作为媒体人的陈先生知道“瞒报”一直是企业安全生产领域最大的毒瘤,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无论是国家应急管理部还是国务院安委会,对瞒报事故一直是从严从重处理,这是对生命尊重,对法律的敬畏。

于是他和同事前往当地进行调查与了解:6月16号上午9点多钟,张发仔、梁某和范某三人一个班组到井下采煤,当时在井下的还有副矿长黄某。因为煤矿航道很宽,矿洞里面的支撑没有太牢固,在开采的过程突发冒顶事故,张发仔直接埋在煤里。黄矿长发现之后立即带着几个矿工把张发仔从塌方的煤堆里挖出来,其中梁某和范某负责将张发仔从矿洞里背了出来,背出来的时候,张发仔虽然受伤很重,但并没有死亡,黄矿长说:“这人没用了(救不活了)”,随后将被子捂在张发仔的头上。

据张发仔的家属介绍,他们赶到矿上的时候,张发仔头上还捂着被子,黄矿长说已经死了,他们也没有多想。随后,黄矿长从矿上调来一个绿皮车,将张发仔拉到铅山县临近的弋阳县殡仪馆。随后,矿方与家属谈判赔偿,经过协商矿方同意赔偿100万元,转入家属指定的账户(江西省农商银行铅山湖坊支行:账号6226822016301680978),实际赔偿是136.6万,其中6.6万为殡葬费,30万等到所有事情处理完再付,目前已经支付完毕。

据张发仔的同事说:当时(张发仔)受伤确实很严重,即使抢救过来,也可能是植物人,因为煤块砸住张发仔的头部,还有就是埋在煤里面缺氧,更为重要的是,煤矿通风系统关闭,矿井内一氧化碳和甲烷浓度很高,别说受伤的张发仔,就连身体正常的矿工也觉得呼吸困难。

矿工强调:黄矿长全程目睹和参与本次事故救援和处理,并对尚有抢救希望的张发仔决定按照死亡处理。

在弋阳县殡仪馆调查过程中,工作人员给陈先生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因为铅山县湖坊镇派出所出具的死亡证明里的死因与尸体实际呈现的死因不一致,弋阳县殡仪馆拒绝火化,最终湖坊镇派出所将死因修改为矿山事故死亡并在修改处加盖公章,6月19日尸体才得以火化。

“有家属和矿工的陈述、有死亡赔偿协议、有湖坊派出所修改后的死亡证证明、有火化收据和清单、有张发仔的坟墓,如此连贯且清晰的证据链,足以证明张发仔就是江西铅山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16安全事故的遇难者”,陈先生说。

陈先生说到这,情绪还很正常,因为对于井下作业的任何企业,完全杜绝安全事故发生的可能性很小。

但,真正让陈先生“看懂中国”的却在与应急管理局对接之后。

在完全掌握相关证据之后,陈先生和同事向铅山县应急管理局和铅山县煤管办的主要负责人葛敏鸿局长反映,但两个多月一直杳无音讯,拒不回复。

对于这样的结局,陈先生感到意外。于是他又按照程序将调查的部分证据和文字材料向江西煤矿安全监察局进行反映,期望对企业的瞒报行为予以监督,对铅山县应急管理局的不作为予以追责。大概两个多月之后,陈先生突然接到该单位的回复:1、铅山县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月16日没有发生安全事故;2、张发仔也不是本矿职工;3、张发仔死于自己骑摩托车意外死亡。

其实也不算回复,他们只是将铅山县应急管理局给他们的回复直接转手给了陈先生和同事,赣东北监察分局没有任何态度。

面对这份既没有任何证据,也没有任何公信力的回复,陈先生再次拿出有关证据,并对《回复》的内容提出质疑,江西煤矿安全监察局赣东北监察分局坚持说:“他们调查的很详细,不满意可以继续投诉”!

2019年10月份,陈先生又向国家应急管理部黄书记和江西省应急管理厅龙卿吉厅长实名反映该起事故。

5个多月后,2020年3月11日下午两点,陈先生接到江西省应急管理厅的回复:1、铅山县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月16日没有发生安全事故;2、张发仔也不是本矿职工;3、张发仔死于自己骑摩托车意外死亡。

针对造成一人死亡的安全事故,作为国家应急管理部一般不会直接回复。话又说回来,即使回复,也基本一样。

作为专业主管安全生产的正部级国家机关——国家应急管理部,是安全生产领域最有权威的机构,可谓一言九鼎!既然他们的态度都是如此,也就是说,江西铅山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16安全事故基本到此为止了,尽管层层瞒报、颠倒黑白。

这就是权威的作用!

所谓的权威,就是有权就可以耍威风!简称权威!这个权就是话语权和决定权。

让陈先生十分愤怒的是:一是“小小的安全事故”,居然可以将县、市、省和中央机关拉上谎言的战车,并让整个应急管理系统为一起瞒报事故背书,炮制和维护谎言;二是这些政府机构也愿意为谎言背书,且信誓旦旦,毫无底线的说什么可以继续投诉,可以到纪委举报,可以带着证据去给他们对峙等等看似很有道理的话,其实都是很扯淡的!

“应急管理机构的职责是什么?义务是什么?工作内容是什么?制定这么多法律、法规、办法、意见的目的又是什么?谁在吃这碗饭,谁又在占着茅坑不拉屎?”陈先生说

其实,陈先生的意思是道媒体只是监督机构,真正的处理权还是政府相应的机构,例如,安全生产事故调查,媒体的职责就是对安全事故向应急管理系统反映事故的情况而无任何决定和决策权,因此,陈先生没有“带着证据找纪委核实”的义务。

陈先生“看懂中国”是这样的:在中国,能够在地方开矿的人与基层政府某些机构都有深厚的关系,出了问题之后,基层政府机构往往会出于自身的责任和利益的关系对企业网开一面私下处理,如果事情曝光,基层政府机构会和企业一起公关层层瞒报,而上层机构往往听信于下级机构的汇报,就这样,一层层逐级瞒报,导致很小的事情,却堆积成巨大的谎言,一旦到了一个程度之后,事实的真相已经不重要了,大家都在维护这谎言,因为谎言一旦破碎,受害不仅仅是最基层的政府机构,而是整个谎言编织者维护者,就这样,各级政府机构也被迫加入谎言维护者。

再拿江西铅山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16”安全事故来说,首先是完整的证据链足以证明企业瞒报,这一点毋庸置疑。铅山县应急管理局在事故发生后是否在第一时间知道不敢确定,但是在媒体的反映下,肯定知道这这起事故,这一点也是毋庸置疑。但是,在媒体反复追问下,铅山县应急管理局对此一直保持沉默,这一点很不寻常。后来,在江西煤矿安全监察局赣东北监察分局的干涉下,铅山县应急管理局才启动调查,而调查的方式并不是按照媒体提供的证据为线索,而是采用“座谈会”的方式,就是将企业、遇难者家属、乡政府以及应急管理局等人召集在一起谈这件事,最终达成“三点”共识:1、铅山县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月16日没有发生安全事故;2、张发仔也不是本矿职工;3、张发仔死于自己骑摩托车意外死亡。

其实,这个调查结果没有任何的公信力:一、调查结果没有证据支撑,全部是个人陈述,而个人陈述在特定的环境里缺乏真实性;二、当时企业还拖欠遇难者张发仔家属30万元的赔偿费,因此,张发仔家属的陈述缺少公信力;三、没有反映人陈先生等人的参与;四、没有对反映人陈先生提供的死亡证明、火化清单,死亡赔偿协议等直接证据进行解释和说明。

就是样的一份口述性的调查结果,铅山县应急管理局依然盖章确认并上报到赣北分局。

这份调查报告,将6﹒16事故瞒报官方化与合法化,也是绑定赣东北局、江西省应急管理厅、甚至是国家应急管理部的关键。由此将企业瞒报行为纳入国家瞒报行为,为企业的瞒报背书!它不仅仅是将企业瞒报合法化,也逼迫上级和上上级单位参与瞒报,最终将整个应急管理系统绑架到谎言的战车。

也许您会问,难道上级都是傻子,就听凭地方应急管理局的摆布?为什么不能去调查?难道看不出下面提供的仅仅是一份没有任何证据的“座谈会”?为什么不拿着媒体给予的证据进行核对?为什么不能对媒体所提供的证据进行合理的解释?

很简单:在没有利益的驱动之下,单位工作都听领导安排,没有多少人真的愿意把工作当责任,深入实地调研。他们坐在办公室里听报告,即使有问题,也是下面报上来的,可以把责任脱得一干二净。

如果不是陈先生将6﹒16事故瞒报上报到国家应急管理部,江西省应急管理厅也未必会给陈先生回复。

这时,我想起6年之前环保部督察司的工作人员谁的一段话:“地方农民一直给我们举报当地企业违法排污,没办法我们就去了当地调查,发现农民实际上是以企业违法排污为要挟让企业偿还巨额土地补偿款,当时我们就觉得被农民利用了,回来之后再也没问过此事。”

我问他:“企业违法排污是否真实?”

他说:“确实直排,严重违法!”

我问:“查除违法排污是不是您们的职责?如果是,怎么就当枪使了呢?查除污染问题是您的义务和责任,协调土地赔偿款的问题是您的爱心,这两个不能参合!不能因为别人有所图,就可以放弃自己的责任!”

其实上面所说的环保问题与江西铅山洗手岩煤矿湖坊井“6·16”安全事故的调查属于同样的问题:政府职能部门缺少责任心、缺少正义感、缺少担当精神、缺少基本的职业道德和职业操守、缺少对党和人民的信任。

一起小小的安全事故,企业瞒报,基层政府职能部门参与瞒报,上主管单位对基层的瞒报视而不见,最终让谎言绑架了整个应急系统,这不是应急系统的悲哀吗?

当然,企业已经按照协议支付赔偿,政府如果不再追究企业责任,那么除了那些被束之高阁法律、意见、办法被羞辱之外,不会造成特别重大的社会问题。

但,瞒报,不论在安全生产领域,还是社会的各个领域,都是毒瘤,都是透支政府公信力,都是也都是个别政府人员为社会埋下定时炸弹。

解决瞒报这类现象方法很多,例如提高社会信息的透明度、强化政府信息的公开化、增强政府工作人员的责任心等,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增强对系统外的信任度,对人民的信任度,法律的敬畏,对职业敬仰!

最后,还是拿陈先生的话作为结尾吧:祝贺铅山县洗手岩煤矿湖坊井的老板丁良民成功绑架了整个应急管理系统为其庇护谎言和瞒报,也感谢他让人民看懂中国!

证明张发仔就是在弋阳县殡仪馆火化的

看看弋阳县殡仪馆火化服务结算单里的死亡原因,明确标注煤矿事故:为什么张发仔的妻子尹录英和张发仔的大哥承认是骑摩托车摔死的?因为当时矿山还扣押张发仔家属30万元的赔偿费。

这就是插曲的证明:因为湖坊镇派出所出具的死亡证明里的死因与实际尸体呈现的死因不一致,弋阳县殡仪馆拒绝火化,最终湖坊镇派出所将死因修改为矿山事故死亡并加盖公章,这样尸体才得以火化。

《回复函》里说企业是2019年关闭,实际上是2018年就应该关闭的,至于,为什么会在2019年关闭呢?铅山县应急局兼煤管办主任葛局长应该很清楚了。

张发仔之墓

死亡赔偿协议1

死亡赔偿协议2

张发仔的儿子张文实名反映

张发仔的工友梁某讲述“616”安全事故发生的经过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