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哭无泪的白龙潭朱氏家族

来源:江苏经济新闻网  作者:网络  日期: 2020-05-08 09:36  

摘要:欲哭无泪的白龙潭朱氏家族 浙江温岭市箬横镇19户村民 请求行政信访监察援助 请求法律援助 请求媒体援助 根据温岭市白龙潭水库工程建设指挥部介绍:白龙潭水库位于箬横镇晋岙里村...

欲哭无泪的白龙潭朱氏家族

浙江温岭市箬横镇19户村民

请求行政信访监察援助 

请求法律援助 

请求媒体援助

  

       根据温岭市白龙潭水库工程建设指挥部介绍:白龙潭水库位于箬横镇晋岙里村和浦岙村,水库集雨面积1.68平方公里,总库容159.5万方,调节库容132.6万方,年均供水量110.9万方,属小(一)型水库。该工程于2013年7月正式开工,2015年12月完成大坝主体工程建设。 有防浪墙连接段、管理房、上坝道路、上坝道路覆绿、水文观测台、副坝等项目先后完成,以及在建尚未完成。

 

       白龙潭水库建设指挥部和箬横镇共同各负责各项措施,工程工作进展等。2019年10月温岭市箬横镇发布的新闻称:拆22间,安置10间,剩余3户漫天要价。后经过核实箬横镇发布的信息虚假不实。

 

经过2个月调查,搜集,整理,收到箬横镇馒头村、马桥村、浦岙村的投诉材料140多份,浙江省国土资源厅、台州市、温岭市、温岭市国土局,水利局、箬横镇等文件30多份,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台州市椒江区法院、台州市路桥区人民等法律文书20多份,其他村民提供的相关图片,视频资料1600多份。

 

 

温岭市箬横镇人民政府在白龙潭水库工程中存在下列问题:

 

拆迁到安置信息不对称

      温岭市人民政府2010年1月14日【2010】}4号文《温岭市人民政府关于做好白龙潭水库工程征地拆迁工作的通知》,该通知书将白龙潭水库工程征地拆迁安置工作交给箬横镇组织实施,按标准执行,10年过去了,至今,评估的标准,评估的范围,补偿的标准,拆迁安置等信息,村民们基本不清楚。尽管法院两次判决,裁定,要求温岭市人民政府,箬横镇人民镇府公开信息,向辖区农民公开书面信息,但是依然一片茫然。个别已经被安置的被迁户,一问标准都不清楚,统一的说法是,不签字,什么也没有,也有人在相关表格上签字的,但是具体关联信息都不清楚。当被问及是成年人,签字的法律后果时说,村民都说不配合就抓派出所去。(防止村民乱说话,我们专门录音录像)

 

白龙潭水库工程指挥程序混乱

       建设单位交接问题。温岭市长办公会议决定,市白龙潭水库工程指挥部划归市水务集团管理,工程后续建设资金列入2018年市财政预算。在推进政策处理解决的同时,指挥部将及早启动水库清库工作。如不服本处理意见,可自收到本处理意见书之日起30日内向温岭市人民政府或台州市水利局提出复查申请,如逾期不提出复查申请,各级人民政府信访工作机构和其他行政机关不再受理。这个市长会议显然违反了行政法,信访法,市长办公会议敢把国家机关消防,水利,土地等公权力交给水务集团去指挥管理,当中缘由,需要更高权力机关调查后解释了。

 

征地、青苗、房屋、山林地等被评估

      土地,房屋,山林地等的评估,应当告知被征地户,被拆迁户,或者让被拆迁户参与自己财产的评估。从2013年至今,百姓一直在上访,评估机构是哪家?评估报告为什么不提交给被评估人?被评估人的财产情况是怎么样?为什么不让我们在评估报告上签字?疑问最大的十一户人家到处上访,最后得到的结果就是一句话,温岭市箬横镇具体办的,到镇镇府去问,镇政府李荣华回复:就这样,不服去打官司,有疑问走法律程序。

 

不仅财产被评估还被拆迁安置满意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时间:2019年12月3日上午9时,地点:本院第四法庭,案号:(2019)浙行终1770-1780号,案由:其他行政强制,审判员:徐亮亮,书记员:刘芳。当事人:朱学祥等14人(上诉人)。诉温岭市人民政府、温岭市箬横镇人民政府其他行政强制十一案。温岭市人民政府、温岭市箬横镇人民政府(被上诉人)称:被拆户领到了征地款并领取签字。被拆户领到了征地款。领到了青苗费补偿。被拆户领山林地迁补偿。被拆户还写了安置承诺书等等。

 

400年前朱家村的祖房宅基地上房屋是违建

      白龙潭水库设在世代居住400年历史的(古代称朱家村)范围内,在人大代表的提议下政府修建白龙潭水库,19户农民响应政府号召建设水库,政府承诺只要同意迁移会得到相应的补偿和安置,前提是先签字画押同意迁出,先期大坝建设后再安置。然后等了几年,大坝建成了安置䃼偿也没有下文了。当被拆迁户问及400年前宅基地上房子未被评估,未被补偿,镇政府李荣华以及三改一拆办公室回复,那种破房子,没有房产证,也没有政府规划,属于违建,世代住在山里的朱氏山民哪里懂得,还有这么多法律。

 

断电 断路 强制拆迁 

       温岭市箬横镇领导于2012年11月13日、11月20日、11月27日三次在断电,断路,后野蛮强制拆迁,大批执法人员配合封路,特别是第三次2012年11月27日那次,箬横镇组织了大量社会闲散人员上山,打伤被拆迁人,摧毁了大量被拆迁人种的果树,强制挖走山里土石出卖赢利,严重违犯了我国法律相关规定。被侵害人多次前往温岭市信访哭诉,均无答复,转交温岭市箬横镇负责处理。

 

 

 

 

世代的祖坟被水淹,挖掘平整

      白龙潭水库设在世代居住400年历史的(古代称朱家村)范围内,断电,断路,加之拆迁手续不合法等,拆迁的工程队強行用推土机把住家世代的三处祖坟強行推平,任意践蹋朱姓前辈尸骨。由于前辈祖坟三处,拆迁的工程队強行水淹,挖掘平整,2020年4月28日,朱家的后人指着大概的方向哭着说:我们没有办法,不准我们进入,几百名城管执法,公安等部门封路,不准上山,我们去政府上访,答复,转交温岭市箬横镇和民政部门负责处理安排坟墓穴位等。可是至今没有任何答复。

 

朱安全死前有交代

       台州市椒江区人民法院2017年6月关于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7)浙10行辖18号行政裁定书,裁定本案由本院管辖。本院于217年3月22日依法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阮莹适用简易程序进行了审理,在审理过程中,发现原告朱安全已于2017年1月18日死亡,须等待其近亲属表明是否参加诉讼,朱安全的配偶郭玉琴、子女朱卫尖、朱伟玲、朱伟波明确表示参加诉讼,配偶郭玉琴表示朱安全心愿,温岭市箬横镇镇府给一个公平,温岭市箬横镇镇府乘机乱来,因为白龙潭水库是社会工程,掩盖他们一贯强拆,一贯账目混乱的目的。

 

 

      白龙潭水库工程项目问题多多,被拆迁户请求行政信访、监察援助,请求法律援助,请求媒体援助,眼前以下问题亟需解决:

拆迁补偿安置资金应当足额存入办理专项存款业务的金融机构,全部用于拆迁安置,不得挪作他用。账目审计?

 

拆迁补偿资金不足的,房屋拆迁部门不予发放拆迁许可证。颁发拆迁许可证的程序合法性?

 

失土农民养老保险办理问题,核算失土农民养老保险指标,进展的如何?

 

由于省发改委批准的土地面积和实际征用的面积有出入,导致失土农民养老保险名额指标有异议?

 

下一步积极做好房屋拆迁安置,到底有多少房屋拆迁安置问题等待解决?

 

温岭市箬横镇人民政府水库拆迁工作中的失责,涉嫌违法,如何调查?

 

工程的征地拆迁安置工作,温岭市人民政府和温岭市箬横镇人民政府从来就没有固定的负责人,电话与村民保持联系?

 

温岭市箬横镇白龙潭水库工程征地的被拆迁人对拆迁安置工作中的被骗签字,文件,政策不清楚,如何取得法律援助?

 

法院对温岭市人民政府和温岭市箬横镇镇镇府,信息不公开等判决,上级信访部门对温岭市人民政府和温岭市箬横镇镇镇府不作为行为,为什么没有责任人?

 

温岭市人民政府和温岭市箬横镇镇镇府通过村、公安、家族亲戚威协等非法律手段处理安置事情,以及亲戚抓阄等非法手段处理安置?如何纠正?

 

中国法治新闻报陆知铭  

新浪网   曹友祚

新华传媒  林兴平

联合采访报道

 

 

 

朱安全,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888号。

朱启增,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888号。

朱新法,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馒头山村11号。

朱春方,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馒头山村1号。

朱春生,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人民西路99号。

朱学祥,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马桥村下王浦北2-4号。

朱学聪,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东片119号。

朱正聪,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马桥村下王浦北2-5号。

朱正根,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浦岙村东片117号。

朱连初,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馒头山村3号

朱春根,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馒头山村4号。

朱连庆,男,****年**月**日出生,汉族,住温岭市箬横镇馒头山村14号。

江英  郭玉琴 朱卫尖 朱伟玲等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