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不是自由的卧房,而是暴民的温床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忆恩  日期: 2019-01-20 22:18  

摘要:说起突尼斯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知道,这也难怪,大家都只熟悉威尼斯,突尼斯算什么呢? 其实突尼斯在最近10年,曾闪耀过国际政治的舞台 他是当年2010年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地,同时也...

500

说起突尼斯可能很多朋友都不知道,这也难怪,大家都只熟悉威尼斯,突尼斯算什么呢?

其实突尼斯在最近10年,曾闪耀过国际政治的舞台

他是当年2010年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地,同时也被认为是革命民主转型后,最成功的一个国家

先来看突尼斯位置,这是一个位于地中海南岸的国家,国内40%是撒哈拉沙漠,但剩下的60%则十分富饶,它是人类史上著名的迦太基文明的发源地

500

独裁者,本阿里

上世纪80年代,突尼斯被独裁者统治,独裁总统“本阿里”从1986年开始掌权一直到2008年,长达22年

不过虽然是独裁,但突尼斯的经济情况还是不错的,突尼斯的人均GDP,从

1986年的1200美元,升到

2008年的3876美元

500

因为便宜,而且也有地中海阳光

突尼斯成为欧洲旅游者的首选

在独裁统治下,突尼斯的国内GDP以每年平均5%的速度增长

这样子的增长和中日韩崛起时,突飞猛进的动辄一年10%肯定没法比

但你要知道突尼斯是北非国家,是一个工业基础落后的地方, 一年5%很不错了

2008年突尼斯在世界经济竞争力排行榜上,位列世界第40名

但在非洲,他的经济竞争力,排名第一

突尼斯在20年时间里,都一直被认为时非洲发展的样板

500

不过到了2008年,那场源自美国,扩散至世界的金融危机爆发,世界经济一片哀鸿遍野,高度仰赖旅游业的突尼斯受到重创

欧美游客不来了,大批从事旅游周边产业的底层民众怨声载道,难以生存

心中积累的怨气和怒气就都开始指向政府

于是经过整整3年的怨气积累,突尼斯国内的火药已经铺好,就等那一颗火星来点燃革命

终于那颗火星来了

500

突尼斯革命导火索,布瓦集集(Bouazizi)

2011年,在突尼斯靠着摆地摊为生的底层贫民,26岁的布瓦,初中毕业,每天推着他的手推车在街上上卖水果

布瓦一个月大概赚100美元,要供母亲,叔叔,一个弟弟和两个妹妹,这一家子的生活

这天布瓦和平时一样推着手推车出来摆摊,但因为生意不佳,他想换一个人流密集点的地方

可这一换地方,换出了事

突尼斯城管立刻围了上来,对布瓦又推又打,要求他立刻滚蛋,还要没收他的推车和货品

城管说,你没有摊贩执照,东西必须没收

但实际上,这和有没有执照没关系,街上还有其他小贩在摆摊,他们没事是因为他们贿赂了城管,城管收了钱就不会来找麻烦

而布瓦没钱贿赂,所以城管来找碴,是为了要钱

布瓦在与城管的争执中,被一名45岁的叫做菲姆的女性城管,吐了口水,还扇了两记耳光,最后布瓦的推车和货物,全部被没收

500

扇布瓦耳光的女城管(左)后来被无罪释放

要知道突尼斯是伊斯兰国家,伊斯兰的特点是什么?女性地位特别低

而布瓦被一个女人当街殴打,还被吐口水,还在那么多人面前被女人扇巴掌

这在传统伊斯兰习俗里,是奇耻大辱

于是受到羞辱的布瓦怒气冲冲的冲进地方政府办公室,要求见地方总督,要讨说法

可总督怎么可能见你一个摆摊的小贩,于是又将布瓦轰了出去

被轰出去的布瓦去集市买了一罐汽油,他提着汽油回到地方政府门前,在那大门前把汽油淋在自己身上,自焚了

500

布瓦自焚的照片和视频被当时在场的民众拍下,随后被上传到网络

在网上布瓦的照片和视频被疯狂传播

很快这颗被点燃的火苗,引燃了突尼斯革命的熊熊烈火

网上一片声讨和愤怒,突尼斯人民对于政府腐败和渎职的不满,汹涌的爆发了出来

眼看情势愈演愈烈,原本在小医院接受治疗的布瓦,被紧急送往70公里外的全突尼斯最好的医院

与此同时,原本连总督都不屑于见的小摊贩,今天总统亲自跑到医院来见他

总统本阿里探望布瓦的镜头,全突尼斯播放,希望以此平息民怨

500

独裁总统本阿里(左二)来探望全身烧伤的布瓦

然而就在总统探望布瓦的隔天,布瓦死了……

布瓦死后,全突尼斯成千上万人为他送行,他的葬礼有至少5000人列队送葬

大家为布瓦哭泣,哭着哭着,伤心变成了复仇

有人高喊道,永别了,布瓦,我们会为你复仇的

今天,我们为你哭泣,但明天我们必让那些造成你死亡的人哭泣

500

布瓦成了英雄,被披上国旗安葬

随后突尼斯全国,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抗议示威

要求独裁总统本阿里下台

抗议示威随后引发了全国大罢工,大罢工进而又引发了大暴动

2011年1月12日,突尼斯进入紧急状态,首都宵禁,军队进驻

然而局势已经完全失去控制,政府内部反对派也将矛头指向独裁者本阿里

本阿里知道大势已去,在宣布了最严厉的戒严措施后,当晚就坐上飞机,带着钱和家人,流亡到了沙特阿拉伯

随后突尼斯开始了民主选举,成了一个民主国家

500

2011年,突尼斯人民,革命后的第一次投票

500

这是突尼斯革命的大致过程,突尼斯的革命成功,在北非和中东野火燎原,一大批国家,像埃及,叙利亚,约旦,土耳其等,也都先后爆发了革命。

当年轰轰烈烈的阿拉伯之春,如今看来是一地鸡毛

2018年12月,突尼斯爆发了2011年革命后,最大规模的罢工

500

这次大罢工是由突尼西亚总工会一声令下后开始的

包括大约65万的突尼斯公务员参加,包括小学高中,大学,医院和政府部门同时罢工

他们来到突尼斯国会大厦外,高喊着我们要加薪,我们要加,要求政府加工资

突尼斯总工会领袖,塔波布说

我们实在受够这种苦了,现在突尼斯高物价,低购买力

我们不止要求政府加工资,还要政府给我想办法提高购买力

500

突尼斯对话四方机制,获得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

这个总工会领袖塔波布,可不是一般人物

他是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2015年诺贝尔和平奖,颁给了突尼斯“对话四方”

这对话四方是

突尼斯总工会

突尼斯工业同盟

突尼斯人权联盟

突尼斯律师协会

诺贝尔奖一直带有挥之不去的政治色彩,这个2015的诺贝尔奖,就是为了表彰突尼斯成功的民主革命的

突尼斯革命,在西方人眼里,是成功的民主典型,所以必须大书特书的给树立起来

而这个对话四方里的第一方,就是今天带头组织65万人大罢工的,突尼斯总工会领袖,塔波布

500

塔波布以前的立场是,大家别罢工,好好干,突尼斯有哪个团体想罢工了,塔波布都亲自到场,亲自劝,亲自协调

他很害怕民众动不动的罢工,会毁了突尼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民主”

可今天,曾被认为是阿拉伯民主改革典范的突尼斯,也撑不下去了,因为经济真的不好了

塔波布也终于无法忍受了,过去亲自劝大家别罢工,这次亲自上阵,领着65万人,带头罢工

500

突尼斯全国大罢工,旗子上的人就是塔波布

2011年民主革命后突尼斯人的生活并没有想的那么好过

7年来通货膨胀率高于6.5%,失业率高于15%,其中30岁以下年轻人失业率更是高达37%

有至少三分之一的突尼斯学生,面临着毕业即失业的困境

突尼斯仰赖旅游业,但在阿拉伯之春后,北非和中东地区动荡不断,多国陷入永无止尽的内战,IS势力趁机做大

500

突尼斯身在北非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

2015年突尼斯先后发生三起重大恐怖袭击事件,共造成54人死亡,而且这类恐怖袭击针对的都是游客

恐怖袭击发生后,世界各国外交部都发出了敬告国民的“突尼斯旅游风险警告”

整天对着游客炸的恐怖袭击,这让游客还怎么敢去突尼斯呢?

直到2018年10月29日,突尼斯还在继续发生恐怖袭击,一个女性自杀炸弹客,瞄准路边警车,自爆

爆炸发生后,突尼斯经济权利论坛主席,痛心疾首的说

为什么我们摆脱不了恐怖主义

为什么我们还要目睹这种恐怖攻击呢?

恐怖袭击,重创突尼斯经济

500

恐怖袭击的来源,和阿拉伯之春后,各国陷入无止境的混乱,IS趁乱做大有很大关系,下图是一年中各国加入IS恐怖组织的人数

500

IS招募人数,摩洛哥1500,约旦1500,利比亚600

其中突尼斯居然是最多的,一年有大约3000名突尼斯人加入IS恐怖组织,突尼斯成了恐怖组织的重灾区

不管你从哪个角度来看,“阿拉伯之春”都是个灾难

《经济学人》曾出过一份报告

这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后,到2016年为止的各革命国家状况

500

绿色区块,埃及,苏丹,摩洛哥等,代表部分专制或更加专制

黄色区块,沙特阿拉伯,代表完全专制

红色区块,利比亚,叙利亚,也门,代表内战

唯一一个看起来还不错的就是突尼斯了(LIBYA左边)

蓝色区块,突尼斯,代表民主

但整体上而言,这个阿拉伯之春带来了什么

他只带来了,更为专制的统治,或者更悲惨的是,国家直接陷入内战深渊

也门,利比亚,叙利亚,打的民不聊生,饿殍满地

唯一还能让阿拉伯之春撑起点面子的,就是突尼斯了

至少突尼斯还算是民主吧

可民主归民主,经济一塌糊涂,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500

终于在2016年,在国家经济难以为继的情况下,突尼斯政府求助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问IMF借钱

IMF由英美掌控,英美一看唯一一个阿拉伯之春成功的民主国家,今天过的这么惨,不能不救啊,于是决定拨款29亿美元救突尼斯

这让突尼斯暂时松了口气

不过这笔29亿美元,他不是一次性给的,他分三次给,一共给足29亿美元

可仅仅过了一年,到了2017年,IMF却突然变卦,说好的给突尼斯的第二笔贷款,不给了

理由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认为,你突尼斯经济改革完全无效,根本就没有还款能力

明知一个人还不出钱,还把钱借给他,IMF,可不会去当这个冤大头

500

IMF背信弃义,说好借的钱不借了,这让突尼斯政府十分痛苦

万般无奈之下,突尼斯政府只好艰难的决定,向人民口袋里掏钱

2018年,突尼斯政府为了降低国家财政赤字,同时大砍政府预算,毫无预警的发布《新金融法案》

这个新金融法案

主要是加税和上调燃油价格,随后导制包括油价房价,水电车酒,通讯,食品等大量居民生活必需品,大涨40%

500

老百姓各项生活开支暴涨40%,那结果你不用想也知道

抗议和示威,遍地开花

大量无所事事的失业人员冲在第一线,带领着突尼斯走入一轮又一轮的,无休无止的反政府游行中

500

突尼斯

2014年抗议1000起

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暴增十倍,达到了11000起

而如果从失业率来看

2010年突尼斯革命前,失业率是13%

2018年失业率上升到15.5%

2010年青年失业率是30%

2017年青年失业率上升到37%

曾被西方人认为是民主革命典范的突尼斯,难以为继了

500

纽约时报更直接了当的评论道

突尼斯,革命后7年,依然乱如地狱

纽约时报记者,采访了抗议的突尼斯百姓

突尼斯百姓如此评价民主革命

500

500

500

革命的唯一好处就是能放胆的批评总统和政府了,但其他什么问题都没解决

对此西方媒体评论员说

大家太心急了,我们需要给突尼斯更多时间

民主更需要时间,需要耐心,民主可不是一日造就的

然而突尼斯老百姓的耐心,似乎又用完了

500

在2018年5月举行的突尼斯地方选举中

全国的投票率仅剩33%

大批大批的突尼斯人,已经不相信手里这一张该死的选票,可以解决问题了,投票率也创下民主革命以来新低

7年了,他们受够了,他们渴望寻找投票以外的解决方法

可投票以外的解决方法又是什么呢?却没人说得清

2019年,突尼斯要总统大选了

以突尼斯这种状况,最有可能的就是寻求“强人政治”了

在尝过民主的“苦涩”后,突尼斯将会选出一个“强人总统”,老百姓会愿意为了过上正常的日子,而牺牲自我的民主权利

500

突尼斯总统,贝吉·凯德·埃塞卜西

而如今这样一位“强人总统候选人”,正在突尼斯冉冉升起

突尼斯总统,贝吉·凯德·埃塞卜西,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放风

要将目前宪法规定的,总统和总理分权制

改为“全总统制”

也就是说,以后突尼斯我一个人说了算,总理的权利将被剥夺

我要“集中权力办大事”,要让突尼斯人民重新“吃上面包”

500

面包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这是一首人人耳熟能详的诗,被改了两个字

这首诗固然立意高远,呐喊人不该像动物一样生存,而应追求自由的生活

但他却显然不适用于大多数人

对于大多数平民百姓来讲,安稳生活,安居乐业是第一位的

尤其是当一个国家的“民主意识”或者我们说的“公民意识”还相当薄弱的时候,高喊“自由”比“面包”重要的结果

很可能是丢了面包,一地鸡毛

500

民主革命虽然畅快,但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的民主革命,他只有破坏,却没有建设,更缺乏公民所必须的“素养”

阿拉伯之春的例子,至少说明了一点

民主

他并不都是自由的卧房

很多时候,他是暴民的温床

Tags:  暴民的温床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