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老师酒后溺亡 有什么酒局值得你往死里喝!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李万卿  日期: 2019-12-20 15:43  

摘要:原创:特稿哥李万卿 哎,一声长叹 12月17日凌晨时分,清华大学校团委科创中心主任朱某坠河身亡,年仅28岁。 网传消息称,此前的当晚,死者曾参与一场酒局,参与者共4人,喝了4瓶白...

原创:特稿哥李万卿



    哎,一声长叹……

    12月17日凌晨时分,清华大学校团委科创中心主任朱某坠河身亡,年仅28岁。  

    网传消息称,此前的当晚,死者曾参与一场酒局,参与者共4人,喝了4瓶白酒。聚餐结束后,朱某与其中两人同乘网约车返校。

    监控显示,夜间22时46分,朱某独自在校园一号楼北侧校河一无名桥附近下车。之后,就近在长椅坐着休息。0时9分,朱某起身走向河边,坠入河中身亡......

    一个青年才俊的生命,就这样终结在一场酒局之后,人均一瓶白酒,一般人还真受不了。

    特稿哥注意到,12月17日凌晨时分,也就是朱某溺亡前后,北京的气温为零下6摄氏度。

    如此寒冷的冬夜,4人喝下4瓶白酒,然后酒后独自一人在室外“休息”......我倒抽一口冷气:这与我4年前的一次酒后经历,惊人相似。

    当时,我在零下9摄氏度的冬夜里,醉卧街头数小时,如果不是恩人相救,恐怕和清华大学朱某的“人生结局”没什么两样。

    4年前的腊月廿六日晚,我应一老友之邀小聚。在座的6个人都喝白酒,先碰杯,再轮流敬酒,接着是互相劝酒,高潮迭起。

    那晚喝了多少酒我不知道,但头脑一直非常清醒,走路不摇晃,说话不胡扯。

    大概是9点半左右散席,我稳稳当当地出门,进电梯,出电梯,向马路走去......

    然后,就断片儿了。

    我醒来时,正躺在医院的抢救室里,时间是凌晨3点左右。

    也就是说,从晚上9点半到次日凌晨3点,5个多小时,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第二天,我从120入手,找到报警人,并在恢复健康后第一时间拜访了救命恩人,从120和救命恩人那里,一点点拼接并还原了5个半小时生死经历——

    当晚9点半,我走到马路对面时,突然一头栽倒在一个树坑旁,额头、左脸上部、鼻子、上嘴唇磕破擦伤,满脸鲜血,失去意识。

    我倒伏的地点,是老友家对面马路的人行道上一辆面包车和临时墙壁之间,像是一个旮旯,寒风中匆匆而行的人,很难注意到我。或许,有路人发现过,可能怕惹麻烦,悄然躲开了。

    深夜11时许,郑州市邮政局职工李国富回家时路过此处,他发现了我,立即停下脚步,喊了几声,我没有答应。他看我满脸是血,酒气很浓,呕吐物和流出的鼻涕都结冰了。他试了一下我的鼻息,还有一口气,就连忙拨打110和120。

    当晚,郑州阴天,最低气温零下9摄氏度,滴水成冰。我倒地的姿势是侧卧,如果仰卧或者俯卧,结冰的呕吐物就会把我憋死;如果李国富大哥不及时拨打120,恐怕撑不了多久,我也会被冻成僵尸。

    李国富大哥很担心,一分一秒,都关乎着我的生死。在警察和医生到来之前,他一直守在我身边,直到警察和医生赶到,他讲了发现我的经过,并将我的手表、手机进行了交接,才匆匆回家。

    此后,每隔几十分钟,李国富大哥就往医院打一个电话,询问我的情况。当得知我脱离生命危险时,李大哥才安心休息。

    我与李国富大哥素不相识,这次劫难,成了我们的缘分,李大哥注定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恩人。

    再说,我被送到医院后,医生立即进行抢救。同时,根据我手机上最近的通话记录查找与我相关联的人。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显示,当晚10点之后,我有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我的小女儿打的;11点20分到11点45分,我的手机两次拨打过和我当晚同席喝酒的一个同事的电话,通话时长分别是4分钟和1分20秒。电话是医生用我的手机打的,从通话时间看,电话显然接通了并有几分钟的语言交流。医生给我转述了那个同事对医生说的话,让人寒心(那个同事一直没有提过此事)。

    那几天,我的岳母因病住院,妻子在医院陪护,大女儿在境外旅游,只有小女儿在家。小女儿左等右等不见我回家,一直拨打我的手机,我由于断片儿,什么都不知道。直到12时许,小女儿再次联系我时,医生接听了电话,并告诉小女儿,我正在抢救。

    这个电话显然吓坏了当时年仅18岁的小女儿,亲情连心,她顾不得多想,冲出小区,边跑边问医院地址,同时给她的舅舅打电话。

    女儿的舅舅接到我小女儿电话时,正开车往医院飞驰。因为,此前的几分钟,他也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他是一个非常顾及他人面子的人,喝酒喝出这种事,他想替我隐瞒下去。所以,他接到医院电话时,没有告诉任何人。当我的小女儿和他联系时,他才知道小女儿也知道了。他立即调转车头,接上我的小女儿。

    凌晨3点,我醒了过来,第一眼看到的是我的内弟和小女儿。

    这事已经过去4年了,想起来还一阵后怕,假如当初我没有被李国富大哥发现并及时报警抢救,我恐怕早就没有了写这篇文章的机会了。

    不过,我现在依然不讨厌酒,也不讨厌喝酒,我最讨厌的就是恶意劝酒、狠命劝酒,找各种理由逼别人喝,通过折磨别人、奚落别人满足自己变态欲望的人。

    说白了,这种劝酒与感情无关,无非是打着感情与耿直的幌子,做出对他人人格的不尊重、对他人健康的漠视、对他人生命的不负责的“表演”。或者,只是一场权利游戏,一种自残游戏,一种道德绑架,抑或是笑里藏刀的逼迫。

    真正的朋友,只会劝你少喝酒,甚至是替你喝酒! 

    我对狠命劝酒感悟最深的是:喝的时候有人劝,出丑了有人看,出事了没人管!

    可以想象,假如清华大学的朱某酒醉后,有人送他回到家中,他还会溺亡吗?

    什么“酒逢知己千杯少”?纯属扯淡!别忘了还有一句:君子之交淡如水!  

    记住,没有任何酒局,值得你往死里喝!
Tags:  酒局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