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医疗界四大“王炸”组合的前世今生,竟然都何和宣教士有关!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网络  日期: 2020-02-12 17:11  

摘要:本文作者:黑门 2月7日,两支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武汉天河机场偶遇碰面。 两家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自报家门、互相打气的视频,瞬间刷爆...

本文作者:黑门


2月7日,两支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山东大学齐鲁医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在武汉天河机场偶遇碰面。

两家医院的医护人员,他们自报家门、互相打气的视频,瞬间刷爆网络。

 

不只是视频中的“齐鲁、华西”,还有“协和、湘雅”,这网友口中的医疗界四大天团、王炸组合,百年来首次挥旗会师武汉!

 

他们顶风逆行,彼此互相喊话、加油致敬的场面让无数国人潸然泪下,镜头所过之处,皆是国之栋梁,悲壮又英勇。

 

 

如今感动中国的逆行,与百年前,那一位位在上帝呼召下,最美的逆行者不无关系。

 

“南湘雅,北协和,东齐鲁,西华西” 如雷贯耳,新华社有篇报道把它们称为,中国医学教育四家 “百年老店”,闻名中华的医学教育四大品牌,它们从历史到今天,不断刷新中国医学教育的高度。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四家中国最顶尖医院、中国医疗界的王牌,最初均为教会宣教士所建立,它们在中国医学史上叱咤风云直到今日,尽是宣教士栉风沐雨流泪撒下的种子。

 

在那个血与火的岁月里,宣教士们确确实实因着爱的缘故,拯救、帮助、照亮了无数坐在黑暗中的中国人。

 

 

南湘雅,北协和

东齐鲁,西华西

是宣教士的种子

 

 

01

南湘雅

 

湖南湘雅医院

 

 

 

湘雅是中国现代医学的策源地,也是目前我国重要的医疗诊治、医学教育和医学研究中心 。

 

100年前,美国教会大学耶鲁的几个年轻人来到了中国,来到了湖南,在长沙创办了一个医院和两个学校。

 

这个医院,就是现在享誉全国的湘雅医院,这两个学校,就是现在的雅礼中学和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

 

「雅礼会」是耶鲁大学基督教对外传道会的中文名,通过教育与医疗事业,来彰显基督信仰的爱与盼望。

 

雅礼既是耶鲁英文校名YALE的译音,又取《论语·述而篇》“子所雅言,诗、书、执礼,皆雅言也”之义。

 

 

若追溯湘雅医院的起源,还要从1905年说起。

 

那年,一位名叫爱德华·胡美的美国耶鲁高材生、医学博士,受雅礼会派遣,便跟随呼召远渡重洋,携妻带子来到中国,并立志要在中国办一所具有国际水准的医学院。

 

到了中国后,他就在湖南·长沙小西门的西牌楼,建了中国最早的西医医院之一 —— 雅礼医院,从此,湘水之畔点亮了湘雅医学之光!

 

医院刚开起来时,长沙当地一位妇人,看到他身着白大褂,大惊失色,还以为他是在为自己送终。

 

胡医生第一个治好的病人,是他自己在街上找来的一个乞丐。这个乞丐肩上长了个大脓包,由于没钱看医生,这个脓包越来越大。

 

这个乞丐原本也是不信西医的,苦于没钱,听胡医生说免费给他治疗,便抱着豁出去了的心态跟随胡医生来到了雅礼医院。

 

胡医生很轻易地就用手术刀解除了这个乞丐的痛苦。这个乞丐钱是没有,为报答胡医生,他逢人便说雅礼医院的洋医生如何如何了得。

 

 

随后,胡医生又缝合了中医无法治好的一位患者的兔唇,治好了一位白内障患者。

 

越来越多中医无法治疗或疗效不好的病例在胡美的雅礼医院给治好了,前来看病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偶尔也有达官贵人用轿子把胡美请进府去看病。 

 

1910年10月,长沙抢米风潮过后,又发生了教案,长沙的教堂、洋行等,悉数被捣毁焚烧,但地处闹市的雅礼医院却因为受到了病人家属的极力保护,竟没有任何损失地保全了下来。 

 

在中医盛行的晚清,中医看病挂号费从几元到几十元不等,但是雅礼医院的挂号费是50文(只相当于美国的2分钱),教会无怨无悔的奉献,不断资助医院,只为让所有中国患者都看得起病。

 

这家雅礼医院,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湘雅医学院”的前身。从创立至今,湘雅医学院培养了大批杰出的医学人才,推动了我国现代医学的发展。

 

1915年,雅礼医院更名为湘雅医院,雅礼护病学校更名为湘雅护士学校。至此,“湘雅”形成了医学校、医院、护士学校三位一体的体系格局,并延续至今。

 

 

 

02

北协和

 

北京协和医院

 

 

 

有句话说的好:“一部协和史,就是半部中国医学史”。

 

北京协和医院,是亚洲一流的顶尖综合性医院,在中国乃至世界享有盛名,其中有很多科室都是世界一流水平。

 

另外,北京协和医学院,还为中国培养了众多的顶尖名医生,例如林巧稚医生、钟南山的父亲钟世藩医生、吴阶平、诸福堂等等。

 

1906年,英国伦敦基督教传道会,与英美其他五间教会合作,开办了协和医学堂,为协和医学院的前身。名为Union,即联合之意,被雅致地译成中文,称作协和。

 

1915年,洛克菲勒基金会收购协和医学堂。随后,洛克菲勒基金会投入资金进行新校建设。

 

 

约翰·洛克菲勒,美国大资本家,曾经的世界首富,一度被国人认为是资本主义冷酷的代表。

 

但正是这位对中国人来说面目模糊的基督徒,在上个世纪初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当时的北平筹建一所中国最好的医学院和附属医院,为此,他决定不惜成本。

 

人们记住了协和这个名字,却很少问起它的往事。人们说它是中国现代医学的摇篮,却不知道100年前它的梦想播种者,是来自太平洋彼岸的一群美国基督徒。

 

洛克菲勒,他的一生真实的活出了清教徒“拼命挣钱,拼命省钱,拼命捐钱”的基督教金钱观,他用自己的生命彰显了上帝的荣耀。

 

圣经里面教导说「我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洛克菲勒认为挣钱是上帝赋予他的使命,而这些钱要用在该用的地方,他说,我相信上帝给了我赚钱的能力,并让我尽最大的努力用之于人类的福祉。

 

 

美国时代周刊记载:

 

“从1913年5月开始的十年内,洛克菲勒基金会花费了将近8000万美元,其中最大的一笔礼物是给了北京协和医学院。

 

截止到那时,用于协和的共计1000万美元,比用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700万美元还多。

 

据1956年统计,最终,基金会为打造「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协和医院」的总计投入超过了4800万美元。

 

 

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协和医院,也是洛克菲勒基金会在海外单项拨款数目最大、时间延续最长的慈善援助项目。

 

从成立开始,北京协和医学院及协和医院就参照、拷贝了当时世界上医学最先进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模式,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在国内医学界独领风骚。

 

 

 

03

东齐鲁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尔将识真理,真理必释尔。—— 约翰福音8:32」,这是齐鲁大学的校训。

 

齐鲁大学 Cheeloo University 的历史要从清同治三年(1864)开始算起,由美北长老会、英国浸礼会共同发起,来自美国、英国以及加拿大的多个基督教教会联合开办。

 

1871年,迈尔文到济南,建立了长老会在济南的第一个宣教站点。

 

1878年,他在自己的传教所附近租房,开了间诊所兼药房,时称“文璧诊所”,主要为周围老百姓诊病和提供日常用药。

 

这个文璧诊所,可与齐鲁医院关系匪浅哦!

 

 

 

130年前,即1890年,又有个重要人物来到济南……

 

美国美北长老会宣教医师,聂会东 James B.Neal。

 

1890年,主持登州长老会医院工作的美国长老会传教医师聂会东奉调来到济南,他负责扩建了在济南东关兴华街的“文璧诊所”。

 

在其基础上创办了当时济南首家分科最全的西医院——“华美医院”,即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的前身。

 

在聂会东等人的努力下,华美医院迅速发展成山东第一医院。

 

 
穿着旗袍和连衣裙的华美医院职工

 

虽然从资料片来看,华美医院的规格和设备堪称“简陋”。

 

可在当时,这个济南首家分科最全的西医院,可以说是光环闪耀、理念超前!医院迅速发展成山东医院的No1。

 

为了推进医学教育,医院还成立了医学教育阵地:华美医校。

 

且在当时就实行“男女分诊”、“医护分工”,堪称“弄潮儿”!

 

 

118年前的1902年,济南、青州、邹平、临沂四地的四所教会医学堂合并为“共合医道学堂”。这也是当时教会在华所办的四大医学堂之一。

 

6年后的1908年,聂会东在今天的南新街开设了“济南共合医院”,以此作为共合医道学堂的实习基地。

 

1911年更名为“山东基督教共和大学医科”

 

1914年,济南共合医院建立山东省第一家X光室,配备了全省唯一的暴露式X线管。

 

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这可是医疗界的“大手笔”。

 

 

 

1917年9月,齐鲁大学正式开学,设文理科、医科、神科,文理科为四年制、医科为七年制,共有学生277名,教工53人,其中外籍教职员工36人。

 

第一任校长为英国人Bruce,经费由英、美、加等国教会支付。

 

 

 

04

西华西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华西医院起源于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基督教会,1892年在成都创建的仁济、存仁医院。

 

加拿大医生启尔德博士,与其妻启希贤博士都是其创始人。启尔德更是被称作,一个背负着“行医”和“宣教”双重责任的“西医宣教士”。

 

在他获得医学博士的学位后,就主动给向加拿大基督教循道宗卫斯理会写信,自愿作为一名医学宣教士前往中国。

 

1891年11月,启尔德以志愿宣教士的身分抵达上海,前往四川开拓华西牧区。经过数月艰苦行程而终于抵达封闭偏僻四川的启尔德,绝不会想到——

 

仅仅两个月后,他就会跟新婚妻子诀别;大概也不会想到,他一家三代将把总计72年的时间和心血,奉献给这个国家的医疗和高等教育。

 

 

他在中国生活了近三十年时间,最初启尔德开的医院,建在成都东门的四圣祠街,命名为“福音医院”。

 

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四圣祠街买下一片菜地,用于修建礼拜堂。

 

福音医院虽有医院之名,但所有的在职员工加起来,也就启尔德一人。除了担任院长,他还身兼医生、护士和护工等多职。然而,即使这样,来看病的人更少,医院建起来之后,很多时候都只有启尔德一个人空坐其中。

 

福音医院是四川地区第一家西式医院。然而,价值不为人所识,往往是先行者不得不面对的宿命。

 

从华阳县和大邑县对付霍乱的方式,也就不难想象那时中国对西医的认识水准了。然而,即便妻子去世,应者寥寥,启尔德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初衷,支撑着他的,是对上帝的坚定信靠和救人的使命。

 

 

 

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有少量信耶稣的中国人愿来此看病,并见识到了西医的神奇疗效。

 

启尔德的努力见到了成效,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懂西医的医生和护士远远不能满足需求,于是他希望创办医学院,通过“复制医学宣教士”,来解决缺乏人才的困境。

 

启尔德不仅是四川西医史的开创者,也是中国西部第一所现代意义上的大学——华西协合大学的奠基人。

 

 

 

各方面的条件都在成熟,在基督教差会的主持下,华西协合大学于1910年3月11日正式开课,华大的医科于1914年建立后,启尔德又登上讲台,亲执教鞭,讲授生理学、眼课和化学等课程。

 

1911年四川战事不断,启尔德以红十字会的名义,亲率医疗队奔赴火线,他赤着脚,穿着草鞋,冒雨行走在泥泞的战场上,不管伤者是清军或是革命军,皆全力救护。

 

数月时间里,启尔德以其精湛的医术和仁爱之心活人无数。

 

1928年,医院更名为仁济医院。这所当时四川最好的医院,也就是今天成都市第二人民医院和华西医院的前身。

 

 

 

启尔德夫妇创下的仁济男女医院,“仁济”二字是加拿大基督教英美会对教义Love(爱)和Mercy(怜悯)的中文概括,而启尔德一生的作为,正是对这两个字的最好阐释。

 

然而,即使他们全心医治百姓,却还是没敌过险恶的人心和谣言,在成都教案中,他们的住房、医院和礼拜堂被悉尽捣毁,风波波及十余州县,共计七十多座教堂被毁。

 

到了年末,待教案渐息,启尔德携家人从上海返回成都后,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在原址上重建福音医院

 

与此同时,启希贤也在附近的新巷子里,建起了四川第一座女子医院——仁济女医院,以适应这个封闭国家“男女授受不亲”的习俗。

 

并且,开创了仁济女医院的启希贤,以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西方现代女性的视角,对中国传统女性所受的歧视与摧残深有感触,并致力于革除其弊端。

 

针对流行了千年的女性缠脚习俗,启希贤传播缠足对身体的损害,积极推动这一弊习的废除。此外,她还在当时极端封闭的社会环境下,力争让医学院招收女学生。

 

 

到1910年,两所医院一年的门诊量合计6357人。除了成都本地人,在当年交通极其不便的情况下,还有郫县、大邑及资中一带的病人慕名而来。

 

医院采用收取富人诊费以补贴穷人的办法,对穷苦人“治疾不收半文,且资助钱粮”。

 

从启尔德1891年来到中国,到1963年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长子启真道,因环境离开中国,这个家族三代九口人为中国医学事业做了72年的奉献,铸就了史诗一般的圣徒传奇。

 

 

除了闻名遐迩的“南湘雅,北协和,东齐鲁,西华西”之外,其实中国几乎所有知名医院,前身均为教会所办医院。例如:

 

广州博济医院(现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上海仁济医院(现上海交大附属仁济医院);苏州博习医院(中国最早使用X光机医院,现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北京道济医院(现北京第六医院);

 

中国红十字会救助中心(上海华山医院);上海圣马利亚医院(现上海交大附属瑞金医院);汉口协和医学堂(现武汉协和医院)等等。

 

 

因着那些宣教士他们的前仆后继,才换来了后来中国医疗事业的飞速进步,而他们自己却深藏功与名,早已被大部分的中国人遗忘,甚至误解。

 

在今日,你依然会听到坊间流传着这样的言论:“当年西方宣教士都是带着‘精神鸦片’,别有用心的对我们进行‘文化侵略’和‘思想毒害’。”

 

多么叫人寒心,不愿你们不知道,实际上在那个年代,中国不管在经济还是医疗上,都是极度贫穷与落后的。

 

当年来华的那些医学宣教士们,因为上帝的呼召,他们背井离乡来到偏远、落后、贫穷的中国,带来先进的医学技术和真理之光。

 

1828年,英国宣教士高立支,在澳门开设了第一间教会医院。

 

之后,中国的教会医院猛增,至1949年共达340余所,遍布全国各地。

 

 

那些宣教士放弃了自己原本安逸舒适的生活,在当时医疗条件极其落后的中国,救了千千万万的中国普通老百姓的命。

 

他们离开自己的本族本乡,就再也没有回去过,长眠异国他乡。

 

那些国外的宣教机构,其实本身也并没那么富足。他们甘愿牺牲,凭着信心一镑一镑、一美元一美元的从他们本就拮据的生活费里省出钱,来给中国人建医院、治病。

 

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

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约翰福音 12:24

 

不愿你们忘记,今日我们可以逆风前行地喊出那句:“武汉别怕,我们来了!”

 

正是因在百年前,有一群被上帝呼召的宣教士,曾如麦子般,落在中国的地里死了。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