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岭小微企业老板缘何掉进“新经济模式”温柔陷阱

来源:中国社会新闻网  作者:网络  日期: 2019-03-28 15:55  

摘要:原本想抓住一次机会把产品放到某商城平台上展示销售,实现企业的远景价值,没想到却掉入传销陷阱成为犯罪嫌疑人 日前,浙江温岭市一文具制造厂老板陈女士因涉嫌犯罪即将被起诉...

   “原本想抓住一次机会把产品放到某商城平台上展示销售,实现企业的远景价值,没想到却掉入传销陷阱成为犯罪嫌疑人……” 日前,浙江温岭一文具制造厂老板陈女士因涉嫌犯罪即将被起诉,她向当地检察院和法院书面反映了自己的心声。
 
小微企业不小心掉入温柔陷阱 
 
    陈女士苦心经营企业二十多年,跟随她的大都是十年以上的员工。自2016年陈女士受一些“先进营销理念”的影响,想以“互联网+”平台把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当时通过一个叫颜某的女士来引导,以注册该平台的会员资格,再进入企业板块,美其名曰“慧尚品商城”。
 
    平台以“自普惠经济模式”为主题,共享共生共赢,以互联网商城、金融、企业和消费者为一体,全面整合社会资源,集资源共享、利益共享、金融流通等,该平台由互生系统,增值系统,再生循坏系统相互独立,相互依存,相互促进的三个系统形成一个立体化的共享循坏经济生态大系统。从当时该平台的宣传攻势分析,陈女士感觉真的抓住了一次商机。
 
    诸如“淘宝已经远远落后于时代,该项目才是人类的未来”之类,加上项目发起人激动人心的演讲录像、“名人名言”及相关媒体报道,还有“益者的感恩发言”……于是,陈女士将宝押在了这个“互金 +网商”项目上,沉浸在即将实现价值的喜悦之中, 并坚信该项目能改变公司命运。
 
    在介绍人的推荐下,陈女士预约好前往该平台公司的时间,带着自己的产品找到了该平台企业板块负责人曹某福。曹某称该公司最需要的就是学生用品 (要运到全国各地的偏远山区,让孩子们用上城里孩子可以用到的学生用品)。当时该平台曹总也谈到了商城对工厂的严格要求和对企业负责人的考核等情况,并就产品的销售,平台对接的流程、材料源头的材料证明等进行了全面沟通。
陈女士回忆,她于2016年12月间报名参加了该平台组织的招商学习  (因文化有限 ,学起来也很费劲),2017年1月14日拿到了结业证书。有了这个证书,陈女士才可以和该平台商务中心对接。
 
    2017年3月,陈女士开始找该平台的商务中心对接企业进商城事宜,按规定先挂单后才可以放产品到商城,而没有logo的授权也是无法启动项目2017年4月间,陈女士自己出资13.5元申请了“服务中心”,然后用“服务中心”的资格去申请了该平台企业版的挂单资格,因工作所需,陈女士全都按照公司要求去做。
 
    截止2017年7月,陈女士的产品得到了公司商务中心的认可。终于可以在商城上销售了。为了让商城企业板块负责人对她的每款产品设计都满意,陈女士经大半年努力,有时候没日没夜地做设计安排,从设计到选材她都是亲力亲为。按她的话说。她绝对不允许她生产的产品到了孩子们的手里有出现任何质量的问题。同时她也一直在要求每一个供应商都这样去严格要求自己。
 
     陈女士2017年5月底被商城授权.7月11号那天终于全部考核合格,可以正式的上线到商城销售
 
此时开始打样,经对方确定上线产品全部合格后,企业方可生产大货可是企业刚已经生产部分大货后,平台就出事了,这个时候正是2017年7月的某一天。出事的那天。刚好也是陈女士在医院手术的那天。(她的病本来是在3月份安排手术的。是她心系产品。一直拖到产品对接到了商城后才安心答应手术)
 
   “原以为手术休息期大货产品开始生产,可是平台没有了,而且我被界定为逃犯,我术后在家休息,怎么就成了逃犯呢? !”陈女士百思不得其解,感觉很是委屈,自己的企业被别人套亏了很多钱,自己还要顶上了莫须有的罪名——组织领导传销罪。
 
她的善举不是与“善心汇”项目合作后才开始的
 
    了解陈女士的人都知道,一向以来,她遇到可怜的人都会援手帮助。在微信朋友圈里,她只要见谁发的轻松筹,每次出手都是少则上百 多则上千就在2017年12月。自己在这样的处境下。她还是不会忘了给山区的孩子们寄衣服,因为她知道天冷了 孩子们衣衫单薄会冷的。她就是这样默默的关心着弱势群体。
 
    “一个女人,三十岁开始一个人带两个孩子,还要经营小工厂,我每个月都给国家及时缴税。一辈子就做一件事文具配套——让客户满意质量和服务……”陈女士诚恳地给检察官和法官书面表达了她的真实情况,“我是一个自己平时节俭,但经常毫不犹豫地帮助一些可怜人和社会的弱势群体挣钱就是孝敬父母,深爱自己的孩子,这就是我的人生观!”也就因为她的人格魅力,十五年了工人始终没有离开过她。工厂的客户都是15年以上的老客户。
 
    陈女士曾以30000元救助过一个白血病患儿,她叫王欣,就是看到了微信好友王维峰在轻松筹上发布。这个孩子她养父母带着患儿没钱治疗,陈女士毫不犹豫的主动联系到了微信好友,拿出30000元给那个素不相识的女孩。她的善举让孩子有了活下去的勇气,让这家人有战胜困难的信心。

1.png

2.png

3.png

4.png

 

 
    还有一个患白血病的妇女她叫肖玲,骨髓移植后身上排异反应非常厉害,发着高烧在医院附近的出租房内等待死神的来临,陈女士得知后找到了患者,出钱让患者住进了医院,接受正规的医疗,得到帮助的肖玲对她的善举感激涕零。

5.png

6.png

7.png

8.png

 

    八年前,为了帮助一个聋哑女孩(这个女孩的妈妈患癌症),陈女士联系到了台湾的人工耳蜗专家,在上海成功进行了移植手术,她当时村里人也给女孩捐了些钱。余下不够的陈女士全部垫付。在2017年陈女士又拿出30000元帮助他们。

9.png

10.png

 

    被陈女士帮助过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她自己也说都记不住了。她认为帮助一些可怜人也是给自己和儿女修福报。“我做人做事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对得起我身边的人,遗憾的是,我这次不小心掉进了这个传销陷阱,这不是我的本意,可是我还要面临破财又遭灾,目前我悔之又悔!”陈女士说,眼下只有期待温岭司法能守住公平正义的法治天平。
 
 
律师点评
余亚亮律师认为,陈女士的行为尚不足以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与我国《刑法》的组织领导传销罪有以下本质上的区别:
 
一、经济收入来源不同
陈女士系一家制作文具产品小微企业的业主,她平时有自己这家小微企业的实业经营为主要经济收入来源,不同与其它单一的自然人主体,则主要是通过参与传销组织活动赚取人头费,提取团队提酬为主要经济收入来源。
 
二、主观目的不同
陈女士的主现目的是为了通过注册善心汇会员资格,然后运用自己企业版所合法经营范围内文化学习,实现文化用具产品通过慧尚品平品面向社会,服务于广大的中小学生群体,为自己企业带来文化产品影响效应。不同与其它的自然人会员,则单纯地通过参与该平台的赠予活动而等待受助活动而收益其的10%至30%投款金额的回利。
 
三、客观方面不同
陈女士用自己小微企业文具实业经营的合法收入,向社会上一些需受助的贪困妇女儿提供了多次的无偿的捐款,尤其是这些受助人员与陈女士素不相识,即不是陈女士线下会员,也不是她的亲戚,根本不同于其它的自然人会员在参与该平台时所通过的赠予活动。
 
因此,陈女士上述捐款行为应定性,系法律或事实意义上,向社会作出的一次次具有爱心和慈善的捐助活动行为,符合我国中华民族传统道德理念,广大媒体应给予社会正能量的宣传与提倡,而不应给予刑律上的处罚!
 
四、陈女士对社会受助人的无偿捐款这些善义之举,得到了社会上许多受助人员的感谢信和锦旗等这些精神上的感恩回报,给社会上带来了正能量,这是一件爱心慈善之举,而不应认定为传销犯罪行为。(撰稿  明亮  华星)

来源链接:http://www.xinwen110.org/a/renminlaixin/2019-03-28/25091.html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