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以诺:摸骨与排八字——表叔公背后看不见的神秘力量!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网络  日期: 2019-12-12 21:21  

摘要:一、引子 这是一篇回忆长者传奇的文字,更是我如何得自由的叙事。因为太神奇与神秘以至于有些担心被人误解,然而往事不写出来就如鲠在喉。当神算遇见耶稣,这是我的血战钢锯岭...


一、引子

这是一篇回忆长者传奇的文字,更是我如何得自由的叙事。因为太神奇与神秘以至于有些担心被人误解,然而往事不写出来就如鲠在喉。当神算遇见耶稣,这是我的血战钢锯岭……

每个人的自由之路都崎岖而精彩,特别是灵魂上的真自由,看似谁也不能夺走灵魂的自由,其实不然,肉身的自由看得见其争战反而是小的,那看见的灵魂里的争战却是硝烟弥漫,只有经历过悔转才实实在在发现,平凡的日子中有种护佑叫:“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

在人间,走天路,当稳行在高处,竭力每一天,在生活的各个层面活出使命。

二、神算表叔公多传奇

神算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半仙,以瞎子不看人长相眼色而算得准称奇。很多人不相信,也有人半信半疑,当然泥沙俱下,神算行业确实有许多的水分,大忽悠历来多,远的不说,当代就有王林之徒。实际上,算得准不是神算本人多么厉害,而是那看不见的灵界之物在作祟。

民间流传一个故事:清末大员张之洞到湖北主事,见衙门门口附近满街都是算命先生,就觉得这是本地落后的原因,便想取缔。但他是读书人,知道要以理服人,就微服私访在街上随便找到一瞎子,让他摸骨算命。那瞎子才从脚摸到肩膀,就一掌把他推开,骂道:“一身狗骨头,还来算什么命?”张之洞心喜,这算让我找到灭你们这行的把柄了吧,我乃堂堂一品大员,你竟然说我一身狗骨头。但他仍耐着性子说:“先生,你好歹把我摸完嘛。”那先生骂骂咧咧说道:“你还难道是狗骨镶龙头不成?”边说边摸,刚摸到顶,扑通就跪下了,战战兢兢地说:“大人饶命,大人是‘狗骨镶龙头,必定是诸侯’。”张之洞哑然,不得不服气而去……

像洋务派张之洞这样开眼看了世界的人尚且对神秘的力量服气,更何况眼睛只盯着吃喝拉撒的老百姓。婚丧嫁娶,历来对算命趋之若鹜。碰巧《我和神算那些事》说的正是一个瞎子与我四分之一个世纪的故事。按照辈分我叫他表叔公,他是我外婆的表哥。他在川东一代赶上“安世明”那样有名气。多少达官贵人不远千里来拜访他,无非是想问个前程,求个平安。

三、神算瞎眼之经过

中国人有异能的似乎与传奇结缘,表叔公也不例外。大姨告诉我,表叔公的家地处神秘的北纬30°的鹤游坪附近,那里有世界上最长的城堡废墟。7岁那年他到山上放牛,骑在牛背上优哉游哉的时候,林中忽然飞来一只白鹤落在他的肩头。表叔公正稀奇的看着那鹤,白鹤一伸头就啄瞎了他的一只眼。

那时还是民国初年,老家还没有一寸公路,医疗条件极差,很多人死于破伤风。表叔公家家徒四壁,仅仅靠土办法从墙壁上挂下来的“陈灰”(墙上的老石灰)洒在伤口上居然没有感染,日渐痊愈。


穷人家的孩子哪有休养的时间,独眼的表叔公身体刚刚好就跟着大人上山打柴来卖。独眼视力不好,有一次踩虚了脚,从山崖跌下,荆棘上的刺又严重刺伤了另外的一只眼。

命运多舛、奇人多难,得不到医治而失明,这也是命中的劫数。

四、神算得“道” 之经过

表叔公全瞎了眼睛啥都不能干,只好在家里闲躺着,自卑中逐渐去适应黑暗世界。他父母皆是老实巴交的贫苦农民,刚开始唉声叹气,埋怨前世作孽,后来就接受造化弄人的逆来顺受。

一天,乡间来了一游方道士,鹤发童颜,好似仙翁。行到表叔公家附近甚渴,逐问其父讨水止渴。表叔公的父亲立即舀了一大瓢凉水递给他。道长喝后只赞叹主人家贤德,水才那样甘甜。

道长饮水后坐下来稍作休息,表叔公的父亲问:“道长一路游方,此来何故?”道长悻悻然答道:“不久将离世,然一生道学竟无承接衣钵者,路过贵府,我徒弟即在此也。”谭父笑曰:“我已老迈,黄土埋到脖子,岂能成为道长之徒?”道长曰:“除你夫妇外,府内纵有他人否?”谭父曰:“尚有一犬子,不过目盲。”

请原谅我用这半文半白的方式说了这么多满拗口的话。其实,听到这些往事时我还是个孩子,由于时间久远,印象就像古人一样,正合适。

不卖关子了:道长饮水后与谭父交谈,谭父问他为什么来他家喝水而不是在路边的人家喝水。道长说,他年事已高,掐指一算就要离世了,而身边的弟子个个顽梗,此番出来游方是来找他的徒弟。他问谭父,请将我的徒弟叫出来。

谭父说:“我家除了两个老人家就只有一个瞎子儿子,哪有你的徒弟啊?”
道长说:“就是你的这个瞎子儿子。”

于是,道长入了表叔公的卧室探访,观其相,摸其骨,信心大增。道长拿了银元给谭父购买素食水果就关了门,名曰“闭关七七四十九天”。期间将一生的异能心法全数传授给表叔公。

道长就此继续游方,再也没有回来过。
表叔公到底学了些什么,他从不多讲。

五、神算真“神”之流传

表叔公学成道长的异能后,人一下就有了变化,举手投足不再像个孩子。他吩咐父亲:“有什么想吃的自己多买点来吃,有什么未了的心愿赶紧去还愿。”

父亲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实话告诉你,因你活不到过年了。”
父亲先是跳着骂了他一通:“你个混账瞎子,老子供你吃喝,你还敢咒老子死。”
表叔公叹气:“你是我老汉,我也救不了你啊,命中注定了的。”父子俩抱头痛哭。蹊跷的事情发生,其父年前真的就去丰都报道了。(注:“丰都”距离作者家乡不到70公里,是著名的“鬼城”)

一传十,十传百。表叔公的异能就在老家一带传播开了。要是在今天,肯定是上头条。

六、外婆信耶稣之传奇

表叔公因为是个瞎子,最拿手的就是摸骨与排八字,来算的人络绎不绝。一九四九年前攒了不少的钱,在县城老街上购置了有好些门面放租。

外婆连着生了五个女儿,一直不生儿子,着急得不行。在生了幺姨后,生活紧张(大饥荒的三年,四川遭此劫难,尤为严重)就不再怀孕。赶紧想法抱养过两个姨侄当儿子,都养不家,因为住得太近,“舅舅”总往回跑,靠不住。

信耶稣的三姨婆对她说:“不要再去抱养了,我带你信耶稣,求上帝给你一个亲生的儿子岂不更好?”外婆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好学着祈祷。在一九五九年的大饥荒中很多相亲成饿殍,外婆那年居然怀孕了,生下了幺毛儿,我的小舅舅。

外婆要还愿就跟姨婆经常上教会,接触越深就越发虔诚起来。逢年过节走亲戚,她俩跟这个神算表哥总谈不到一起去。表叔公对她们说:“看见你们,我的心就乱,我们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最好少来我家。”那时的表叔公已经没有父母,亲戚走动自然会少一些。外婆与三姨婆屡次传福音给他都失败。

三姨婆是乡间传道人,虽然那时的环境不允许信仰自由,她还是常冒着风险热心去传道、医病赶鬼。神与她同工,从神而来的恩赐权柄,吩咐巫鬼从病人身上出来就立刻好了的事情时常发生。

说来如此神奇却在表叔公身上总是不见“果效”(注:基督教常用语,效果之意)。我这个后辈斗胆猜想一下,可能是她们心中有杂念吧,因为毕竟是亲戚,心中难免担心他除了算命没有别的为生手段,这样就留下了基督教说的“破口”,因此,始终不曾在表叔公的身上行出“神迹”来,也许神的时间还没到。谁知道呢?是上帝拣选人,不是人拣选上帝。

七、神算婚姻之传奇

表叔公过了三十好几都还没有结婚,亲戚热心都不行,他自己并不着急,说缘分没到。有一次,一女子找她算命,他看不见,并不知道是梨园之花,那可是我们县城最漂亮的女戏班啊。他左一言又一语的说动了人家,竟然心甘情愿的嫁给了他。说个不敬长辈的比喻就好比潘金莲自愿嫁给武大郎啊,多年来都是茶余饭后的巷谈。老家一直没有人敢出来做西门庆,因为传说表叔公懂法术,自然不敢招惹他。

我听到他婚事的传奇,想起冯梦龙所写《卖油郎独占花魁娘子》的典故,虽然并没有多大关联,但小地方一个全盲老光棍能娶到如花似玉的戏班之花自然是惊艳。

八、表叔公十年岁月之传奇 

斗转星移,一晃就到了文 革。王县长被逼从文化馆楼上摔下来,被说成畏罪自杀。那时老百姓也被抓牛鬼蛇神出来斗,民间异能之人当然首当其冲。表叔公在算命的江湖上名气大,当然不能幸免。

有一天,表叔公被一帮人带去盘问。那带队之人乃是一所之长,面对一手无缚鸡之力的矮小瞎子,他们也是左右为难。所长说:“瞎子,我们也不给你用刑,你就老老实实交代你搞封建迷信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表叔公看不见的瞎大胆,他回答说:“你还来不及听我交待问题,你就要回去戴孝奔丧!”

那所长十分怒火,正准备体罚表叔公。这时报丧之人已经来到,你家中老汉(父亲)好端端地突然倒地离世。那所长再不敢胡来,在里面是好好的招待着表叔公,不敢得罪他。

王县长跳楼身亡而表叔公一个瞎子却能住在里面躲过了造 反派的折磨。就在王县长坠楼那晚,竟然有县里平时高高在上的另外一位大员跑来找他,哀求先生指点迷津?

表叔公把他从头到脚摸了又摸,说:“你命中,现在还不该死;但还是很多劫难,要闯过才行;你要忍常人不能的忍的事,才能度过;一旦度过,将来不可限量,你能忍受住吗?”

求生的本能使他能够接受任何的挑战,那人连连点头。
表叔公在他耳边,“叽叽咕咕”好一阵。

那位大员当晚回去就疯了。大小便失禁,浑身臭的不行,竟然当着造 反派的面吃自己的污秽之物……

十年浩劫终于结束,那位大员恢复了职位。百废待兴,正值用人之际还加官进爵,调到了省里。他给表叔公送了一块匾,知会表叔公变通了一下成立了“易经研究学会”下面的一个“研究所”。大多数人苦难的文革,表叔公不仅安然度过,还因祸得福。

九、吃不上新包谷粑的老先生

上面那些表叔公的传奇,大多是亲戚朋友告诉的,除了外婆得舅舅的事情,其他不能全信,但起码是一种民间的神秘文化的口口相传。中国人讲究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接下来讲一点记忆中深刻的亲历。

那天,我这个小学生路过表叔公的易经研究所门口,我见一老先生在那里胡闹,我仔细听了一下原来是来踢馆的。

那老先生说:“瞎子啊,瞎子啊,你一天装神弄鬼,你要是能算到我几时死,倒时我不死就来拆了你的庙子!”

表叔公说:“你过来给我摸一下。”那老先生是南下干部,天不怕地不怕,大方的伸手给他摸。

表叔公说:“说句你莫多心的话,今年的新包谷粑你看得着,吃不着。”

那老先生并不老态,精神抖擞,我这个细娃儿都相信几个月的光景随便乱活。老先生蛮自信地说:“各位街坊邻居作个证,等玉米熟了,我煮好包谷粑端来这里,大家看着吃,吃了就踢他的狗屁研究所,到时莫说我欺负他是个瞎子。”

那时才初春,玉米肥球才刚刚种下。一段时间后,玉米长出来了,那胡须般的红色玉米须还没有焉,老先生就迫不及待的掰回来。连夜用磨子推了,天朦朦亮就做好了新包谷粑。他正打算舀来尝尝,转念一想,叫老伴一起吃吧,转到屋里见老伴已经出去了,想着等她回来一起吃。

可能是起得早的缘故,他感觉有点累,就先去躺一会。老先生好写字,留了纸条,叫老伴回来喊他一起吃今年的新包谷粑,一起端一碗去给瞎子尝尝。

老伴回来的时候,一锅新包谷粑在锅里翻腾,厨房里却没有人。她到处喊都不见老先生,进卧室才发现丈夫已经硬挺挺地躺在床上,他再没有就机会去踢表叔公的馆了。

十、看不见的力量左右人生

我有这样稀奇的一位亲戚,许多人认为会给家庭带来好运。其实不然,在我看来这里面满是辖制,人倘若知道自己的未来那才是悲哀,是枷锁。

在我一岁多的时候吵得很,有亲戚背着外婆抱我去给表叔公摸摸骨。表叔公说:“这个孩子命硬,放在门角落也能活。”

他在我父母婚姻的事上发预言:“这对新人好是好,可是只有16年的姻缘。”父亲未满17岁就在部队入党,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神论,母亲从小跟外婆信耶稣,当然更不在意这事。谁想到,家父病逝那年正是父母结婚16周年之时。

在我高考那阵子,有好心的亲戚背后替我去求问表叔公。他说:“没事,此人命占西北,一定能够考上那边的大学。”我一心报考四川美术学院,最后却被西安的一所大学录取。

2000年时,我已经跟学校签了留校任教合同,想试探一下表叔公。千里之外,这下他该算不了我了吧。我故意叫我那个亲戚去问表叔公,亲戚说:“表叔,你那个侄孙今年毕业,毕业会在哪一方工作好呢?”

他算了一下说:“北京。”
亲戚说:“他都留学校当老师了,钉了钉子回了头,怎可能去北京?”表叔公再细细算了一下,说:“西安留不了,他一定要去北京!”

我的天啊,旋即我跟学校闹掰了,饭碗不保,还真的到了北京北漂。

我恨啊,我恨啊!恨我这一生,怨我这一世都被他的预言牵着鼻子走,像木偶一样。我烦透了这些应验的预言,自己一点改变的能力都没有。

十一、当神算遇见耶稣基督

2002年12月8日,我洗礼成为一名基督徒。之前那段时间很大的争战,我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几度想到轻生,有次醉酒,故意去给车撞,还好没出大事。幸好有位海归同事及时将耶稣拯救人类的大好消息告诉了我。我像《圣经》里那位跟猪豆荚吃的浪子一样恍然大悟,这不是我外婆家的信仰吗?我小时候都有去教会,吃饭都要唱谢饭歌,遇事也祷告,长大了颠沛流离中却在人海里迷惑了。

洗礼前我刚好到广东虎门参加国际服装设计大赛,我看到一幕信仰带来的饶恕,那种力量完全征服了我。当中有一位海外来的参赛选手面对被人偷偷的剪烂了她的参赛衣服,我这个参赛选手都看不过去了用恶毒的言语来咒骂坏蛋的时候,她竟然止住哭泣,跟我说:“我们为他(她)祷告吧,他(她)所做的他(她)并不晓得,求上帝饶恕他(她)吧!”

我当时非常震撼,这是怎样的一种信仰,这不正是基督教起先从12个门徒发展成为20多亿人口,占全人类三分之一的人口的秘诀吗?耶稣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马太福音》5章44节)

我洗礼前后明明的经历了许多上帝同在的见证,我庆幸自己悔改,重新拾起遗失的信仰,成为了一名基督徒。

我那位亲戚很关心我,她关心我的方式就是找表叔公给我算命。那时表叔公已经将近百岁,鹤发童颜像个活神仙一样。我当然不会再去算命,但我亲戚告诉我一件奇事。当她将我的生辰八字报给表叔公。表叔公那时已经很节制,他每天只给三个人算,而且已经只吃些素食和水。按照他的理论,人生的所有用度都是有限的,吃到够就要离世了。

他仔细的给我算了又算,从前如此了解我的那位“活神仙”竟然说:“以后再不要把这个人拿给我算了。”亲戚很惊讶,问他:“为什么,他可是你的侄孙啊,你要帮帮他。”

表叔公无可奈何地说:“我也想帮他,可是他不归我管了!”

上帝啊!真是神奇得很啊!在我心里表叔公好像神秘的诸葛亮,一向说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他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他里面的那个灵界之物知道,远在北京的我那时已经跟随创造天地万物的造物主上帝,不在算命能管的麾下。

耶稣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路加福音》4章18节)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章32节)

我这是得了真自由,那种滋味非从心牢里面出来的人不能够理解。那是一种真正的自由,因为自由的可贵,未来交给了造物主上帝来决定而非其他的灵界之物,我是那样幸运的认识了上帝。

十二、完不成的采访

我信了耶稣之后,将我的见证讲给一位北京的朋友听。她听了很兴奋,她说:“太神奇了,刚好XX传媒需要这样的传奇故事,栏目主编就是我的姐姐。”她就联络了她的姐姐,电视台在讨论,最后通过按照“易学”的角度去我家乡拍摄表叔公。试想一下,一个将近百岁的盲人鹤发童颜已经很有吸引力,还能讲述人生的诸多传奇,本身都是很有看头的一部纪录片。

我当时想,等她们节目播出后,我再做见证怎样靠着耶稣胜过表叔公背后的灵界的事,自我陶醉一番,也就欣然同意促成此行。

等待是漫长的,特别是对于年逾百岁的老人,虽然鹤发童颜谁能算到明天是否醒来呢?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当一切准备就绪的时候,我不得不通知朋友,表叔公离世的消息……
Tags:  摸骨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