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声的大将家风:不揩公家油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秩名  日期: 2020-10-09 20:45  

摘要:【作者简介: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

  【作者简介:陈先义,中国作协会员,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理事,国家重大题材影视作品审查专家组成员。原籍河南兰考,北师大毕业,曾任后勤学院教员、解放军报文化部主编,2011年退休,现从事重大题材文艺研究。著有《为英雄主义辩护》《走出象牙之塔》《捍卫我们的英雄》《追寻丢失的精神》等十余部,另有报告文学、散文集《横槊东海》《战神之恋》《在统帅部当参谋》《中国军人看世界》等作品。其作品曾多次获中国新闻奖政府一等奖,全军文学创作一等奖。曾获全军具有突出贡献拔尖人才一等奖。】


  谈到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常常为之赞叹的是那一代老革命的家风。

  是的,家风,对一个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来说,往往最能检验一个人的品格风范。在党的传统上,它不是个人私事,而是考验一个党的领导干部的党性和能否保持人民性的大事。70年代末,有幸接触过一些红军出身的老同志,他们每个人在家风方面都有一些感人至深的故事。许多老同志经常提及毛主席告诫他们的一句话,我们每一个干部,把家风处理好,都能把自己的奋斗目标超出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私利,都能一心一意为人民做事时,我们的事业便有了希望。

  按照毛主席说的,很多老同志把家风看得特别重要。我工作的解放军报社大院,就住着一位开国将领,他就是大将王树声。不过,我们军报搬来这里时,将军已经离别人世,可关于将军的故事,一直在营区流传着。其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关于他家风故事。军报大院本来是新中国成立后的军械部营院,王树声大将因为主管军械部工作,家便安在了大院。再后来,军械部营院变成了解放军报社新址,将军的住所依然未动。几十年来,关于他参与领导黄麻起义、中原突围、征战豫西的许多故事,成为大家花园散步的谈资。不过,大家对这个“大将邻居”谈得最多的,还是他的一些平凡小事。

640.webp.jpg

  王树声将军

  小事,看来都很平常,但却为大家最愿意谈的话题。比如,关于将军用车的故事。

  将军是红军早期的领导人,资历深职务高,作为开国将领,用车自然是最基本的保障。但是,王树声却认为,用车看来是小事,但对于一个领导干部来说,小事不小,必须有严格的公私界限,否则,党和军队为你配发的因公用车,还不成了你家的私家车。但是,实际生活中,作为一个高级干部,你的所有出行又怎么分清那是公那是私呢?但恰恰在这一点上,王树声特别较真儿。他对家人有条严格的规定,专车是组织按规定配给他因公使用的,任何私事都不能使用专车,即使是他的夫人杨炬也不能例外。照理说,王树声的夫人杨炬也是延安时期的老红军了,坐坐丈夫的车也算不了什么,但王大将认为,按级别杨炬不该享受首长专车,必须严格执行规定。杨炬曾在304医院做领导工作,按照当时的规定,她确实不够配专车的级别,因此出入上下班,历来都是挤公交。有一次因为雪天路滑堵车,耽误了上下班,同事看她急急慌慌赶来上班,便说,王大将在军事科学院上班,专车就路过咱医院门口,为何就不能搭搭他的便车呢?反正座位不也是空着嘛!杨炬笑了笑,回答说,那是王树声定的家规,家里任何人乘坐专车都视为违规,他是绝不允许的。执行国家和军队的规定,他要求家人必须从细微处做起,揩公家油,追求个人享受,那不叫共产党人。

  孩子们有时也想沾沾光,坐坐他的车,但他一律严词拒绝。 对家属子女这样,对他自己也一定分个公与私。很多同志甚至都觉得不理解。比如,有一次,王大将不慎腿摔骨折了,需要在家疗养,为能尽快痊愈,杨炬要司机上街买只鸡给将军滋补身体。王大将因公摔坏了腿,这不能算是公车私用吧!没想到,车要开了,王树声高声喊停,他要警卫员去驾驶室抄下出发的公里表。司机买鸡回来,他又让警卫员查看用了多少公里,然后向管理部门如数上交了车费。在他看来,上街买鸡补身子属于个人私事,私事用了公车,按价付费理所应当。管财务的同志看到王大将送来的车费,表示为难,说首长买鸡用了一次车缴费,财务压根儿就没有这个立项,他听后当即发了火,说:规矩制度是人定的,没有立项就从他这次开始立项,私事用了公车就要缴费。财务干部听了他的话,只得请示上级立了个公车私用的收费账单。

640.webp-(1).jpg

  王树声将军参加劳动

  王树声经常对家人和身边人员说,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让大家遵守的规矩,党的领导干部就要带头先做好。毛主席决定抗美援朝,先把自己的儿子送到前线,百姓度饥荒,他带头不吃肉,这就是给全党做样板,我们每一个干部都应该按照毛主席的话做。其实,对王树声来说,何止用车,他两袖清风做官,表现在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他有句常挂在嘴边的话:共产党人的品德高下,不但要看在大是大非面前的原则立场,更要看日常小事,小事上最能看出一个人的道德水准,特别是有了权、有了大权以后。新中国成立不久,有些家乡沾亲带故的亲朋好友求王树声帮忙,想在城市找个工作或弄个一官半职。王树声果断拒绝,他对亲戚们说:“我的职权是党和人民给的,是用来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的,没有丝毫营私的权利。”他的亲侄女和侄儿们一直在家务农,始终过着普通农民的生活。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记得,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一度处于困难时期,物资供应比较紧张,许多生活必需品和日常用品短缺,粮、油、布等按人口凭票供应。王树声要求家人,照北京市政府的规定,供应什么,吃什么;供应多少,买多少,不能搞半点特殊。后来,他官居国防部副部长时,多次出国访问和接待外宾。每次外宾赠送他的礼品,他都悉数交公。有一次,警卫员把外宾赠送他的礼品放到了车里,王树声看到后,立即让其送给了有关部门。他说:“我这个副部长,代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外宾打交道,所送礼品自然属于国家,我个人怎能享用本属于国家的东西呢?公私能否分明,就像一面镜子,看得见一个领导的品德!”然而,我们一些领导干部,恰恰在看来这样一些看来非公非私的所谓小事上不能严于律己,喜欢贪便宜,比照王树声大将,可谓天渊之别。

  报社老同志经常谈起的还有这样一件事,那是1972年底,王树声的长子王鲁光要结婚了。家里除了为新人安排一间房子,一张床和两床新棉被,没有什么特别的准备。王鲁光把放在室外的一个石头茶几搬到自己的小屋,找来一块桌布蒙上,又找来两把破椅子放在两边。王树声的警卫员看不过去,心想,高级干部子女虽不能摆阔气,但普通百姓结婚也不至于这样寒酸啊。于是,他自作主张和鲁光商量,将军事科学院首长休息室的两把金丝绒面椅子和一张大理石茶几,暂时借来布置一下新房,说等婚后用完就归还。下班时,警卫员准备将这几件家具带回。王树声看到后,勃然动怒:“你这是干什么!”警卫员忙说借给鲁光结婚用用,王树声说:“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公家的东西?记住,今后凡是公家的东西,一丝一毫也动不得!”警卫员只好乖乖地将东西送了回去。

640.webp-(2).jpg

  毛主席的秘书、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老师

  王树声大将的这些故事,今天看来都是小事,但在我们报社的花园里,在漫步的人群中,却一代又一代地流传着,人们叙说着大将的往日故事,也由衷地表达着对老一辈革命家的景仰,这其中又何曾不包括对今天某些现象的对比性思考呢?我曾把我写的这些故事,讲给曾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几十年的中央文献研究室原主任逄先知老人听。近90岁的逄老听后沉吟片刻,若有所思地说:那时候,何止一个王树声,那是整个一代共产党人的作风啊。逄老还说,那时候,为免得子女特殊化,毛泽东的女儿李讷曾作为李银桥的女儿在中学读书,一天学校通知李银桥,他的女儿在学校发高烧,很危险,必须尽快接回。李银桥情急之下便用公车把李讷接回了中南海。毛泽东得知原委后怒斥李银桥违纪,要他必须写出检查来。逄老说,有这样的领袖率先垂范,便有大批的党的干部争相学习效仿,这便成了一代共产党人和革命军人应有的个人品德。

Tags:  王树声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