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泽克:四党体制开始成型,美国踏入残酷的意识形态内战

来源:中国风云网  作者:网络  日期: 2020-03-10 20:29  

摘要:尽管特朗普在弹劾案中取得了胜利,但美国仍然正在踏入一场意识形态内战,因为真正的冲突并不在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而是在这两党自身以内。 两周之前(注:本文创作时间为...

  尽管特朗普在弹劾案中取得了胜利,但美国仍然正在踏入一场意识形态内战,因为真正的冲突并不在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而是在这两党自身以内。

  两周之前(注:本文创作时间为2月10日),哈里森·福特在墨西哥城宣传他的新电影时说:“美国已经失去了它在道义上的领导地位和可靠性。”

  这是真的吗?美国什么时候在全世界运用过它的道义领导地位?是在里根时期还是布什时期?他们是失去了他们从未拥有过的东西,也就是说,他们失去了他们一直以来的幻觉(哈里森所说的“可靠性”)。到了特朗普这里,本来就是事实的事情不过是变得清晰可见罢了。

  回到冷战之初的1948年,美国的外交家、历史学家乔治·凯南用一种野蛮式的直白阐述了这个事实:“(美国有)全世界50%的财富,却只有全世界6.3%的人口。这种情况下,我们在接下来这个阶段的真正任务……是保持这种差异。如果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必须摒弃那些无用的情感……我们不该再想什么人权、提高生活标准和民主化。”

  我们在这里发现了一种解释,它用清楚得多、诚实得多的术语阐释了特朗普所说的“美国优先”。所以,当我们读到这么一段话的时候也不该感到震惊:“特朗普政府在上任之初发誓要结束‘永无休止的战争’,现在却向被超过160个国家禁止的武器敞开怀抱,还准备将它们运用在未来。在战争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都还能导致平民死伤的集束炸弹、人员杀伤地雷和致命的爆炸物已经成了五角大楼未来战争计划的一部分。”

  那些假装被这种新闻震惊到的人不过是一群伪君子:在我们这个上下颠倒的世界里,特朗普是无辜的(没被弹劾),而阿桑奇却是有罪的(揭露了国家的犯罪)。

 

  所以现在发生什么事了?

  特朗普确实是一个新人物的例子——一个公开的淫秽的政治大师,轻视体面得体和民主公开的基本原则。艾伦·德肖维茨(Alan Dershowitz,他有众多身份,其中一个是刑讯合法化的倡导者)说出了指导特朗普行为的逻辑。这位哈佛大学的法律教授表示,如果一个政治家认为他再次当选是为了国家的利益,那么他为此所做的任何行为从定义来说都不可能加以弹劾。“而如果一位总统做了什么他认为有助于自己胜选的事,为了公众的利益,这件事不可能是那种导致弹劾的‘交换条件’(注:指特朗普政府和乌克兰方面的“交易”)。”

  在这里,权力的本质得到了清楚的阐释——它处于任何严肃的民主控制之外。

  有关特朗普弹劾案的讨论中所发生的事是一个案例,它说明那种让辩论式对话成为可能的共同道德实体正在消解:美国正在踏入一场意识形态内战,这里没有共享空间可供冲突中的两党诉请裁决——两边越是详细阐述自己的立场,情况就会越清楚:不可能进行对话,哪怕是辩论性的对话也不行。

  我们不应该过多地着迷于弹劾进程中的戏剧画面(特朗普拒绝同佩洛西握手,佩洛西撕掉了国情咨文讲话的复印件),因为真正的冲突不是在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之间,而是在两党内部。

  美国正在从一个两党制国家转变成四党制国家。在政治空间里已经填充了四个党派——建制派共和党人、建制派民主党人、另类右翼民粹主义者和民主社会主义者。

  现在已经有了一些跨党派组建联盟的提议:乔·拜登暗示他可能会提名一位温和的共和党人为自己的副总统,而史蒂夫·班农提到过几次说,他理想的联盟是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合作。

  明显的差别在于,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轻易就取得了对共和党建制派的领导权(如果非要什么清楚的证据,那就是尽管班农一直在大声斥责“体制”,但特朗普涉及到普通工人的那一部分政策就是个谎言),而民主党内部的分裂却一天比一天强烈——这也难怪,毕竟民主党建制派和桑德斯派之间的斗争是唯一一个正在进行中的真正的政治斗争。

  稍微用点理论行话来说,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组对立(“矛盾”),其中一组是特朗普和自由建制派的对立(这就是弹劾的意义所在),另一组则是民主党桑德斯派和其他所有派的对立。

 

  残酷的战斗就在前面

  弹劾特朗普的行动是一次破釜沉舟的尝试,希望以此重拾美国的道义领导地位和可靠性——这可以说是一次伪善的滑稽演出。特朗普公开的淫秽不过是把一直都存在的事物摆到了台前:这就能说明,为什么民主党建制派的那些道德热诚都不应该骗过我们。桑德斯阵营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没有回头路了,美国的政治生活必须要以激进手段加以改造。

  但是,桑德斯究竟是一个真正的替代方案,还是说,像一些“激进左翼”声称的那样,只是一个(相当温和的)想要挽救体制的社民主义者?答案是,这个两难困境并不真实:民主社会主义者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激进再唤醒运动,而这种运动的命运并不是先定的。

  只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可以想到的最糟糕的立场就是一些西方“激进左翼”的立场,他们倾向于把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一笔勾销,把他们当作靠剥削发展中国家过活、陷入种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意识形态的“工人贵族”。在他们看来,激进的变革只能来自于“游牧无产者”(移民和第三世界的贫苦者),作为革命的媒介发挥作用(也许还和一些发达国家的中等阶级落魄知识分子相联系)——但是,这种诊断真的有效吗?

  的确,今天的局势是个全球问题,但它并不是毛主义那种过分简单化的解读,不是对立的资产阶级国家和无产阶级国家。移民是次无产阶级,他们的地位非常特殊,在马克思主义的意义上并未受到剥削,由此也并非先定要成为激进变革的媒介。因而,我认为这个“激进”的选项对于左派来说就是自我毁灭:必须要无条件地支持桑德斯。

  这场战斗会非常残酷,针对桑德斯的运动会比英国那边针对科尔宾的运动野蛮得多。除了反犹主义这张牌,还会经常打种族牌和性别牌——桑德斯作为一个老白人……只需要回想一下希拉里·克林顿上一次攻击他的时候有多么野蛮就知道了。

  所有这些手牌都会在对社会主义的恐惧之下打出到场上。批评桑德斯的人一遍又一遍重复说他(桑德斯)这些过于偏左的政治纲领没办法打败特朗普,而摆脱特朗普就是主要的任务。对此,我们就应该回答说,这个论点背后隐藏的真正信息就是:如果要从特朗普和桑德斯中间挑一个,我们还是选特朗普……

Tags:  四党体制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非中国风云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中国风云网致力于资讯传播,希望建立合作关系。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邮箱:1597088411@qq.com